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三 十二月 2nd 2020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当蜜蜂遇到鱼(一)

【城市】| City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茉莉,香港报道,2011.10.15

蜜蜂和鱼,一个空中飞的,一个水里游的。当这两种生物相遇会发生什么呢?

答案是:NGOCN。

NGOCN的全称是“NGO发展交流网”。2003年,相差近十岁的二蜜蜂(网名)和非鱼(网名)因为一个公益项目相识。次年,他们一起创办了NGOCN。因为这份共同的事业,两人的友情延续至今。

公益是项严肃的爱好

“有些人还没遇到自己的那一刻和那件事——遇到改变自己的那一刻和命中注定的那件事”,二蜜蜂说。

NGOCN就是他30-39岁这段岁月的命中注定,一段成长的切入点。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评论】让行动的方向更清晰

【观点】| Insight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一白,2011-07-30

稻盛和夫说:“没有指针的选择就像没有航海图的远航,没有哲学的行动就像在没有灯火的黑夜中前行”。爱心光明行(简称“光明行”)历经寒暑五载,在行动中他们的方向愈发清晰。正如光明行新老队员2011年新年聚会上的总结:“始于责任,成于专业,达于快乐”。

在医疗事故、教授抄袭、司法不公正等各类负面消息不绝于耳之时,一群并非富闲阶层的“妙手仁心”却利用业余时间在默默践行,为老少边困地区的白内障患者送去光明。这群人多在四十岁上下,不惑的年纪,对生命和生活更加的乐观豁达。光明行发起的出发点和他们队员目前的状态,促使我思考他们的内在动机。我想应该是“快乐”

“我们做医生的总是在感动别人,但很少被别人感动”,上海的贾万程主任医师如此说。他追随光明行至今。关于道德和良知的拷问似乎是太过沉重的话题,占据着道德的制高点做慈善和公益太累。“格物致知,量力而行”。能只问付出不要回报,那是太阳。光明行的队员们冲着利己去行动,在收割快乐的同时带给他人光明。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与野生动物灭绝的速度赛跑

——“野性中国”创始人奚志农先生访谈

【能源与环境】 | Energy & Environment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特约记者 顾静彦, 上海报道, 2011-07-05

图片提供Wild Wonder Of Europe

“目前很多中国的野生动物连一张照片还没有就灭绝了。” 野生动物灭绝的速度让中国著名野生动物摄影师、“野性中国”工作室创始人奚志农忧心忡忡。

近日,与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的对话中,奚志农谈起他的理想和他创办的野性中国工作室。他说,希望给每一种野生动物留下在地球上存在的影像。这样的理念促使奚志农投入到中国野生动物的拍摄和保护中,每天都在和野生动物灭绝的速度赛跑。十多年如一日,践行不辍。

奚志农先生,中国野生动物摄影家和环保主义者,十多年来一直致力于中国野生动物的拍摄和保护,实践着用影像保护自然的信念。从历时三年在雪山拍摄完成的纪录片《追寻滇金丝猴》,到在可可西里无人区拍摄完成的第一个全面真实地表现藏羚羊现状和反盗猎行动的电视节目,从创办关注藏羚羊保护的藏羚网到野性中国工作室,作为一名职业野生动物摄影师,奚志农为保护而拍摄、为责任而拍摄、为动物而拍摄。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可持续的现在才是可预见的未来(三)

【企业社会责任与可持续发展】| CSR & Sustainability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沈庞, 上海报道 2011-06-25

企业能否兼顾社会责任和自身发展?Cyrill Jegu的回答一直是肯定的。“现实是什么,现实就是我们造成的现状。有人对我说‘谁知道未来是什么样’,我想说,我们知道!因为我们创造未来!”他说:“我们只是一味的抱怨,却不去改变什么。”

益延中国(Sustainability China)的负责人Jean Chen是一位漂亮且优雅的女士。“中国广袤的土地上,能够孕育无限可能!”,她的回答透露着一股坚定的力量。

共生,打破思维墙,改变现状

JM:企业如何才能创造出兼顾社会责任和企业发展的商业模式?

Cyrille Jegu企业需要打破思维定势,需要更有创造力。经常有人问我“有什么例子是关于可持续商业的”,我会反问他们“什么商业例子是不可持续的”。有没有商业案例为了更好的健康的?有没有商业案例是为了更好的生活的?有没有为了养育孩子的商业案例?没有!

没有什么商业案例是为了养育孩子的。我有两个孩子,可以说这是我这辈子在经济上做的最糟糕的决定,但却是我人生中最棒最正确的决定。尽管在经济上是场灾难,但是,有孩子的生活让我过的无比富裕。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可持续的现在才是可预见的未来(二)

【企业社会责任与可持续发展】| CSR & Sustainability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沈庞, 上海报道 2011-06-10

“不是因为有人做错了事情,而是做了貌似成功的事情,给我们一种假象:不这么做就不能成功”,Cyrille Jegu说。他担心的问题是,有人利用经济公式和数据,将经济矩阵作为单一的衡量成功的标准。这些标准无法衡量健康,无法衡量幸福。GDP的计算中隐藏了巨大的毁坏和重建费用,没有包括许多许多的成本代价。而这些本应该被纳入计算。

“英国的新经济基金会做了一份‘快乐星球指数(Happy Planet Index)’,其中罗列了200多个国家的幸福指数。排名靠前的那些国家,都不是我们认为的发达国家。”Cyrille Jegu说,“所以说,我们要认识到发展的假象。”

系统性错误,认识发展假象

JM:您提到“企业利润来源于它创造的社会价值时才是可持续的商业模式”,那如何衡量企业创造的社会价值才正确?

Cyrille Jegu并非所有的商品都创造社会价值。所谓价值是指产出(效益)减消耗(成本)后的剩余部分。如果消耗的社会资源大于对社会贡献的产出,那么企业并没有创造价值。我说的“成本”更加广义。比如香烟,除了制造成本,更应考虑它对环境和社会造成的影响:吸烟致癌导致医疗成本上升、劳动力丧失,受烟熏有人不适,种植烟草占用许多土地资源。综合来看,它并没有产生价值,反而给社会增加了负担。但通过利益内部化和成本外部化,企业独立于社会来看它产生了利润。不幸的是,社会上有许多类似香烟的产品。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可持续的现在才是可预见的未来(一)

【企业社会责任与可持续发展】| CSR & Sustainability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沈庞, 上海报道 2011-06-05

全球范围内对于可持续发展的追求、探索和实践正快速改变着当今世界的竞争格局,企业所面临的机遇及威胁同样也在发生着变化。然而,根据一项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超过70%的企业仍未建立一个清晰的可持续商业模式。2011年3月31日,益延中国(Sustainability China)主办了首届“可持续商业模式”研讨会。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以下简称“JM”)有幸采访到主讲人Cyrille Jegu教授和主办方负责人Jean Chen女士。

企业社会责任(Corportate Social Resposibility,简称CSR)与其自身持续发展的关系如何?企业追求利益与其自身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矛盾吗?需要区别看待大企业与小企业的社会责任吗?发达国家中的企业与发展中国家的所承担的社会企业责任有区别吗?面对JM的提问,两位妙语连珠,精彩观点纷呈,整个咖啡馆都闪亮起来。

鱼与熊掌,兼得之

JM:您怎么看CSR和可持续发展的关系?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乔琬珊:每个人都可以正面影响社会

【社会企业】| Social Enterprise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一白  Wendy Qian, 上海报道,2011-05-23

“我们是世界上第一家以牦牛绒为主的生活创意品牌”。这是乔琬珊介绍SHOKAY必用的开场白。“第一家”这样的字眼透着她的自信与自豪。

2006年,还在哈佛大学肯尼迪管理学院读公共管理和国际发展的两个女生跑到西部调研,想尝试着用商业模式解决西部的贫穷问题。经过一番权衡,她们从西藏当地独特的自然资源——牦牛入手,开创了SHOKAY品牌。这两个女生,正是台湾的乔琬珊和香港的苏芷君。

经过五年的发展,SHOKAY在上海、日本和德国先后建立了自己的专营门店。在美国、英国、法国、荷兰、澳大利亚等世界各地的商铺和国内不少酒店的精品店里都可以看到SHOKAY的产品。台北新光三越、上海梅龙镇伊势丹和久光百货都曾有过SHOKAY专柜。更重要的是,SHOKAY让上千户与之合作的牧民收入增加了两至三成。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公益和慈善,利己出发的利他

【观点】| Insight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特约撰稿人  齐守魁(Andybasic)

公益和慈善都是我们自己的需求,是奢侈品,是一种“溢出”。一个人要先顾好了自己,才能谈得上帮助他人。从商业的角度看,公益这个行业是不产出的。


公益和慈善完全是两码事。

公益是大家的、长远的利益。市场经济下,私利是灵魂。理论上说,大家都老老实实的为自己,社会就能健康运转。协调和管理的工作由政府完成。但还有些边边角角需要照顾的咋办?太急功近利了给以后埋下祸患咋办?那就做事儿的时候想着点儿别人方便、后代方便。这就是公益。

慈善是针对个体的、眼下的、那些没办法照顾好自己的人的无偿帮助。看见别人有难,悲悯之心使然,不论能力大小都可以出力帮别人一把。表现方式通常是出资——资金和物资。这叫“慈善”。

公益和慈善也有共通的地方。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政府2.0回顾:公共部门的社会媒体策略

【专栏】| Conlumists

文/伊内斯·默格尔(Ines Mergel)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机构伙伴  译爱 翻译,2011-05-10

查看英文原文

政府2.0(Gov 2.0),或着说公共部门的社会媒体应用,已经成为了一个热门话题。各级政府部门正在给它们的网站添加脸谱 、推特或YouTube 按钮,这样,网站才能经常更新,否则会变得死气沉沉。目前尚不清楚,公共部门应用社会媒体是否有效,是否成功,机构可以如何设计自己的社会媒体战略。

术语”政府2.0″是由埃格斯(Eggers)在2005年最先提出的,他指出,”技术正在改变市政厅、州政府,学校和整个美国联邦机构的行为和使命,这一点尚不为人所知,甚至被人忽视。”他接着将政府2.0形容为”转变政府的数字革命”。随着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奥巴马对因特网活动以及社会网络网站,比如脸谱和推特的成功应用,这个术语重新受到重视,现在被广泛用于描述政府应用自由和开放的社会网络等新技术(有时也称为社会媒体或新媒体)。

奥巴马总统在2009年1月21日发表的所谓《开放政府备忘录》中呼吁,建立一个更透明,更有参与和协作性的政府,要求”行政部门和机构应利用新技术随时在网上向公众公开提供其运行情况和决策相关信息”。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译爱

【公益词典】| Lexicon


官方网站:http://www.yiai.org

用爱行译,以译传爱。译爱是一个从事大规模协作翻译的公益组织。我们专注于公益内容的协作翻译和传播,专注于为公益内容协作翻译提供工作平台和咨询服务。

资料提供:译爱


 Page 5 of 10  « First  ... « 3  4  5  6  7 » ...  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