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四 二月 9th 2023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新农村建设样板,日本最宜居的小城是啥样

【可持续发展】| Sustainability

作者:徐静波,日本, 2022-11-10

日本著名的一户建建设公司“大东建设”每年都以全国小城市为对象,举行一次“全国最宜居小城排行榜”的调查,2021年版的排行榜显示,日本最宜居的小城,第一名是北海道的东神乐町,第二名是富士山脚下的山梨县昭和町,第三名是北海道的东川町。

很好奇,日本最受欢迎的小城市到底是啥样?我和我的伙伴们从东京飞往了北海道,来到了排名第三的东川町。因为东川町还有一项荣誉,是全日本公务员投奔率最高的地方小城,一年多达50人。另外,也是北海道移住率最高的町。

“町”在日本的行政建制上相当于我们中国“县”,但是,人口没有我们中国的县那么多。

东川町位于北海道的中部地区,从东京羽田机场坐飞机约飞行1小时40分钟到北海道旭川机场,再开车10分钟,就到了东川町。

东川町内有一座北海道最高的雪山——旭岳,海拔2291米。山下是一个大平原,东川町就在这个大平原上。

这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小城,是北海道最大的大米产区,盛产“东川米”。

“东川米”实在是不得了,它主要有两个品种,一是“ななつぼし”(七星),二是“ゆめぴりか“(美梦)。2011年以来,“东川米”连续获得日本谷物检定协会认定的“特A”级,那是日本大米的最高品级。2019年,“东川米”还获得“最高金赏”奖。

所以,抵达东川町的第一顿午饭,我是盛了一碗白米饭,啥都没搁,就呼啦呼啦一口气吃完,一个词:“香甜”!

获得最高金赏的东川米

东川町还有一个“全国唯一”,那就是“日本唯一一个没有自来水的町”。

东川町有8000多居民,没有自来水,拿什么当饮用水?

拿泉水和地下水,而且是直接饮用。

当地政府凭什么有此胆量让老百姓直接喝泉水与井水?

我跑到东川町政府,去拜访了町长松冈市郎先生。

获得松冈町长授予的“特别町民”荣誉证书

松冈町长是一位老町长,从2003年开始当选,连选连任已经当了19年。

他告诉我,大雪山旭岳流淌下来的雪水全部渗入在东川平原上,东川到处冒泉水,地下水资源不仅丰富,而且十分甘甜。2018年,东川天然水还获得了世界食品品质评鉴机构“Monde Selection”的“最高金奖”。

松冈町长打开一瓶东川天然水“大雪旭岳源水”叫我品尝,味道十分甘冽。他说,东川町的居民家家户户都安装有地下水的抽水与循环系统,使用上跟自来水一样,政府补贴抽水机,居民用多少水都不需要花钱。

日本有一位世界级的建筑设计大师,名叫“隈研吾”。今年5月,由隈研吾先生亲自设计的“卫星办公室”在东川町开张,利用当地的木材建造的4栋小楼,其中一栋是隈研吾设计事务所,另外3栋,供全国各地的远程办公人员租用。隈研吾先生给这组建筑起了一个名字,叫“KAGU之家”(家具之家)。

隈研吾先生与松冈町长


隈研吾先生设计的“KAGU之家”外景和内景

我查了一下房租,租一栋楼,每月只需要20万日元(约1万元人民币),心动。

东川町生活着300多名外国人,因为那里有一所町政府经营的日本语学校,还有一所福祉专门学校(中专)。

我去参观了这一所日本语学校,居然有室内体育馆和可以容纳400人同时用餐的大食堂。

东川町日本语学校

日本哪有这么大规模的日本语学校?一问才知道,原先这里是一所公立小学校改建的。

那么,公立小学校搬到哪里去了?副町长市川直树先生带着我去看新建的小学校。那是一栋完全用当地的木材建造起来的平房式连体校舍,耗资50亿日元(约2.5亿元人民币)。

学校走廊长200米,雨雪天可以当室内体育课的跑道。室外是一个巨大的绿色草坪,足有3个足球场那么大,孩子们在这巨大草坪上奔跑,会是一种怎样的欢乐。

在这所小学校里,居然看到了著名雕刻家安田侃先生的作品“意心归”。

我办公室边上的东京中城(东京ミッドタウン)里就放着一块安田侃先生的“意心归”,那已经成了东京中城的镇城之宝,因为是用几十亿年生命的大理石雕琢而成的。没有想到,在北海道这么乡下的小学校里,居然也有一块。

左上:东川町小学|左下:学校室内走廊|右上:小学的大草坪 |右下:价值数千万日元的雕刻作品“意心归”

市川副町长告诉我,为了争取买这一个作品,松冈町长向町议会游说了一个道理:当我们这些从北海道走出去的乡下孩子,到了东京也看到安田侃先生的作品,他的内心会产生怎样的情绪?

他一定会说:“那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小学里就有一块,我爬了好几次。”我们需要给东川町的孩子们爱乡爱家的自信!

结果,町议会全体议员一致同意,拨款数千万日元(数百万元人民币)。

在东川町待了2天,我最喜欢町里的图书馆和写真美术馆。

东川町写真美术馆

图书馆里不仅收藏了许多的书,而且还放着许多高级的椅子。那些椅子都是当地的家具企业做的,去图书馆看书学习的人,谁都可以躺在那里静静地看书。

东川町图书馆

正是枫叶红透时,我去了郊外的红枫林和滑雪场。

东川町很早就打造“写真之都”,四季的美景,吸引了海内外的写真家。我也拍了两张。

我能理解,为什么人们会喜欢居住在这里的理由,因为山清水秀、因为安逸,因为富足,因为地方政府对于生儿育女的奖励,更因为有一种乡土化与国际化相融的“东川文化”,是日本一个新农村建设的样板。

左:从关西地区移住到东川町的夫妇,开了一家咖哩饭店

右:从英国移住到东川町的卡鲁先生开了一家咖啡馆,说东川水泡咖啡,味道绝。

本文转载自作者公众号:静说日本

作者简介:徐静波,亚洲通讯社社长。2000年创办中文网站“日本新闻网”,次年在东京创办日文版报纸《中国经济新闻》。

编辑:Wind

延伸阅读:

日本文化遗产保护纪行与思考——北京沙龙后记
可减少80%甲烷排放的海藻饲料产业化在望
新农人列传|遇到接近理想生活图景的地方
披荆斩棘十二年,李明攀的自然农耕之路
《儿童环保教育》专栏
再生农业实践|治愈地球
马库斯:利用大自然的力量应对水和气候挑战
千年古城雷根斯堡之旅
韩国环保印象,小有小的格局
以绿色的方式满足人类需要
郁金香,来年一样芬芳
冰雪节(Winterlude),渥太华今年不太冷
世界岛: 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的博弈
在那遥远的地方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