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四 十二月 8th 2022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太阳朋克:想象一个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公正世界

【能源与环境】 | Energy & Environment

作者:孔兆森(Joe Coroneo-Seaman),2022-01-24

可持续发展的文明什么样?我们如何实现?一场由艺术家和活动家发起的新兴运动“太阳朋克”正在寻找答案。

<p>在太阳朋克设想的未来,新技术将使人类和自然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甚至将活的植被融入我们的城市构造中。 图片来源:<a href=

△ 太阳朋克设想的未来,新技术将人类和自然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植被融入我们的城市。 图源:Luc Schuiten – Architect

“现在是2050年。地球大部分地方的空气湿润而清新,即便城市里也是如此,这感觉就像在森林中行走,而且很可能也的确如此。空气比工业革命前更清洁。而这要感谢树木,它们无处不在。”眼下来看,克里斯蒂安娜·菲格雷斯(Christiana Figueres)和汤姆·里维特-卡纳克(Tom Rivett-Carnac)在2020年出版的《我们选择的未来》(The Future We Choose)一书中的这些话似乎纯粹是幻想。他们描述的世界与现状如此不同。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全球目前有九成人口呼吸的空气不安全。科学家们警告说,人类正在导致气候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全球生物多样性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退化。

在艺术和政治领域兴起的一场被称为“太阳朋克”(Solarpunk)的运动正试图让这样青翠繁茂的世界更接近现实。

A gardener tends to her lot in a solarpunk city. Illustration: Marcel Mosqi

△ 一位园丁在丛林城市中照料她的地块。太阳朋克想象的未来,城市是多样性生物的避风港,充满了野生动植物。
绘图:Marcel Mosqi

太阳朋克设想了一个乐观的未来:人类已经克服了重大的环境和社会危机,并在此过程中创造了一个由清洁能源提供动力、并围绕合作的社会理想组织起来的安全、公正的世界。

它拒绝赛博朋克(cyberpunk)的悲观主义。赛博朋克将未来描绘成一个由企业控制的、环境退化的反乌托邦。正如太阳朋克在线社区集体撰写的一份宣言所述,“当我们的世界充满灾难时,我们需要的是解决方案,而不仅仅是警告”。

'Solar yurt' by Fernanders Sam. The solarpunk aesthetic embraces both rural and urban settings

△ 工业化畜牧业是当今碳排放的主要来源和生物多样性下降的重要原因,与之不同的是,太阳朋克设想的未来,自给自足的小型农场是农村的中心。图源:Fernanders Sam

太阳朋克的概念最初出现在21世纪头十年末期。当时社交媒体平台汤博乐(Tumblr)上的一些艺术家开始分享未来主义绿色城市的图景。随着时间推移,这种美学和思潮演变为一种更为强烈的世界愿景,并在此过程中被其他艺术形式所接受,逐渐出现了太阳朋克的文学刊物音乐风格、建筑学运动,甚至角色扮演游戏

这一愿景的核心理念是:人类可以与自然和谐共存。在太阳朋克的世界里,大片土地已被还诸荒野,屋顶花园遍布高科技城市的天际线,垂直农场为居民提供食物。

A visual timeline (left to right) of Shanghai, China, over the course of its century-long transformation into a solarpunk metropolis. Illustration by Luc Schuiten

△ 按从左至右的时间轴,上海在未来一个世纪将转变为一座太阳朋克都市。到2100年,生物技术的进步重塑了这座城市,模糊了自然和人造建筑之间的区别。图源:Luc Schuiten – Architect

负责任地使用技术也是一个突出的主题。太阳能、风能和波浪能已经完全取代化石燃料,广泛使用的3D打印技术使得就地生产变得更加容易,从而出现了富有韧性、自给自足的社区。

Office block, pre-solarpunk retrofit. Dustin Jacobus

△ 太阳朋克鼓励对现有基础设施,如写字楼,进行创造性的再利用。
Office block, early solarpunk era. Ilustration by Dustin Jacobus
△ 未来的写字楼可生产再生能源,通过高架人行道和自行车道相连,停车场则被改造成花园。

越来越多的太阳朋克运动中的艺术家和作家还描述了一个对边缘群体,尤其是今天在气候和生态危机中首当其冲的群体,来说公正和安全的世界。《太阳朋克》杂志(Solarpunk Magazine)联合主编布里安娜·卡斯塔尼奥齐(Brianna Castagnozzi)说:“在太阳朋克的未来中,BIPOC(黑人、土著居民和有色人种)以及酷儿群体都是安全的。”

在一个新艺术风格的太阳能朋克城市里,一个女孩凝视着一只鹦鹉从头顶飞过。

绘图:Rita Fei

△ 一位巴西农民在他的农场中采摘食物,一架无人机在半空中给作物浇水。

绘图:J. Queiroz

尽管太阳朋克的设想带有乌托邦和理想主义的色彩,但它试图回答随着气候和生态危机的恶化而涌现出的越来越多的现实问题——我们可以挽救什么?真正可持续的文明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如何实现?

这些可能都是非常宏大的问题,但我们越来越清楚的看到,人类面临着如此重大的环境危机,需要转变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艺术有塑造思想意识的力量,正如尼日利亚诗人本·奥克里(Ben Okri)最近所说,对各领域的艺术家们而言,现在正是“将我们的余生投入重塑梦想社会”的时候。

(原文来自中外对话

作者简介:孔兆森,中外对话运营助理。他在中国生活和工作了两年,拥有爱丁堡大学的汉语和法语双学位。

中文编辑Wind

延伸阅读:

马库斯:利用大自然的力量应对水和气候挑战

可持续城市和社区的能效设计与优化

“城市荒野“守护着上海自然乡野

卡米拉的治愈地球日记

再生农业实践|治愈地球

儿童环保教育》专栏

披荆斩棘十二年,李明攀的自然农耕之路

新农人列传|一粒米的前世今生

“耐热”珊瑚能拯救珊瑚礁生态系统吗?

韩国环保印象,小有小的格局

用艺术手法康复大地,以生态教育治疗心灵

郁金香,来年一样芬芳

冰雪节(Winterlude),渥太华今年不太冷

以绿色的方式满足人类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