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四 八月 17th 2017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天空没留痕迹,但我们已经飞过”

sold

【企业社会责任与可持续发展】| CSR & Sustainability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一白, 上海报道, 2013-09-02

特约摄影 / D700勇哥、宗实

从13人到74人,从门诊108例到3983例,从完成手术18台到371台……相较 2006年的首次出征,慈善光明行(下文简称“光明行”) 今年交给自己的成绩单是:志愿者队伍扩大近6倍, 义诊病患数量增长了36倍,手术量增加了20倍。光明行志愿者互称队友,不少老队友感慨,此次第八站习水之行创了光明行的“吉尼斯纪录”,可能无法再超越。

光明行是一项民间慈善公益行动,最初由一群北大校友和上海眼科医生共同发起。自2006年始,队员们自筹费用,每年去一个老少边穷之地,免费诊治白内障 患者。如果仅浏览光明行队员名册,不少人会以为这是一项半官方的慈善活动,因为在册的不是上海各大医院的院级领导、主任级医师,就是国企高管、民企老板、 外企高层和政府官员。而我,自2010年开始接触光明行到此次“贴身”参与习水光明行,更愿视之为一群眼科医生的朋友圈聚会——一年一次,一次十天,自掏 腰包翻山越岭找病人,不远千里送医送药。

光明行当年设定的“十站之约”即将期满。是否就此止步?民间公益活动的生命周期有多长?是否践行公益就该有使命感责任感,应该品牌化,扩大社会影响力、承 担更多的社会角色、分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个中取舍谁来权衡?光明行的追随者们不禁开始思考光明之路的未来。

我们都有公益梦

队员们工作之余为光明行出谋划策,利用年假参加光明行。有的当光明行是“助人为乐,助人利己 ”;有的将之作为集体的布施;有的当作自我净化,洗涤心灵的方式;有的则把它视为个人践行公益梦的通道。

大连队员李宇带着公司捐献的 120 枚预装折叠晶体参加习水之行,他说,“慈善公益,人人有责。无论是企业还是企业人,实施企业社会责任,回报社会都是我们永恒的责任和义务”;第一次参加光 明行的19岁女孩赵轶青捐出自己全部的压岁钱,她说,“来光明行是献爱心,尽自己的社会责任”;北京队员赵振中感悟:“光明行不仅医治病人的眼睛,也医治 我们世俗的心灵”; 90后老队员郑梓琛说,“在光明行这个团队里,我真的感觉到自己对社会做了些什么”;老队员明清和宗实夫妇说,“光明行这十天是每年最重要的事,是生活中 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光明行永远都是我的节日,我对下一次永远充满期待”……

缪晚虹医生说,“平时在医院做手术很理性,但在光明行里,因为志愿者们会变得感性一些”;做了11 年医生的陆艳说,“有时候对医生这份工作有倦怠,但在光明行里看到志愿者们对病人的热情, 让我看到了最初的自己,想起做医生的使命感”;四次参加光明行的老队员孔庆健医生写道,“在今后的工作中,还应该多向志愿者学习,对病人多一些人性化的关 心和爱护”……

第八站的习水光明行在各项指标上都实现了飞跃。有队员说,这得益于习水县政府和县卫生部门前期大力宣传光明行,提前帮助筛查病患,派专车送病人到县医 院就医等有力的支持举措。光明行先遣队队员们回想起前几站的艰苦经历不禁感慨“看到了政府的正面形象,感受到了政府传递的正能量”。

中国的确在数字上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还是有很多地区的人们医疗意识淡薄和医疗条件恶劣出乎意料。缪晚虹医生回忆:“边远贫困地区的医疗状况与 大城市有很大差距。 大部分人都以为视力不好就是白内障,很多因为错误的认知而错失治疗良机,终身失去光明的病例让人痛心不已。在贵州山区我们居然还能看到不少因为沙眼而失明 的老人。沙眼是我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致盲性眼病,现在在城市几乎绝迹。可见当地基础的医学普及教育的缺失。”

这些缺医少药的穷乡僻壤的人们想出趟门都可能筹不齐路费。靠光明行之类的慈善公益组织很难帮助到所有的病患。很多队员都深刻认识到这个问题。有队员就提出:

缺医生,能否在上海设培训点,安排当地医生来上海医院培训?

缺设备、缺药、缺基础医学普及教育,能否结合企业社会责任项目(CSR)设计方案?

缺资金,能否新设立民营眼科医院,做中国版的“Aravind”?

……

我们储备物质财富的同时,也需要储备精神财富。人人都有一个公益梦,都需要一个直接践行社会责任的通道。

做大还是做小?

不少队员面对此问题的回答是“如果从解决社会问题的角度看,当然是诊治病人数量越多越 好”。队员们都希望能尽力而为,但同时也发现力有不逮 。每次光明行后, 都有志愿者自发组织,安排几个病人来上海救医, 并资助他们来回的路费 。义诊期间因晶体度数不符或设备缺乏无法做手术的病患很多,但能接到上海做治疗的很有限。

光明行早期的设想是,只要能找到企业家资助,不只眼科,其他科室的医生也可以到边远的贫困地区去做医疗服务。比如,一个牙科医生加上一个企业家,可以 到边远地区对牙齿不好的人做保健护理和护牙宣教。企业家有资金有爱心,医生有技术,发挥“技术+资金”的合力。每个有基础的人整合一些资源都能够做慈善和 公益,可以做得很大,也可以做得很小。自筹资金,利用业余时间和专业特长探索着一条新型的公益之路。光明行探索此路已8年。

习水之行后有队员提出,光明行到过8个地方了,这些地方的医生可以来上海接受免费培训后再回到当地服务,如此解决当地的长期需求。

有队员提出,政府才是真正有能力有资源,能长期有效解决这些问题的核心。光明行应推动政府行动起来。慈善公益活动或者组织发起的初衷大多是为了解决一 点或一些社会问题。但真正解决问题的也许并非是这个慈善机构或者公益活动本身,可能是因其唤起了大众,促使了更多人关注并参与同一领域,推动了某个领域的 小小改变;也可能是活动本身影响力日渐盛大,促使政府在体制内微改革,建立起长效机制从根本上解决这个社会问题。发心布施,自然是布施得越多越好。君子善 假于物。假于社会公益之力还是政府行政之手?

有队员说,光明行可以一直这么走下去。光明行是否需要“永续发展”呢?

也有队员假设,光明行将“P2P社会创投”作为发展方向将有许多想象空间:输出运作模式,整合现有资源,培育更多光明小分队,覆盖各类眼科领域;投资 社会企业性质的眼科医院,部分自我供血,图谋长远,培育服务地方的医生;成为眼科公益项目的孵化平台,帮助眼科医生实现“专业余”的“公益梦”…… 但这需要光明行从“无组织”到”有组织”,固定运作团队,建立新的决策机制。现有的捐助人直接参与、透明化的运作模式在流程化,信息化上也将面临挑战和创新。

光明行还有许多不足,需要在行动中修正,日臻完善。光明行队员们拍集体照,喊着口号“光明行,行”,此“行”声振耳,总让我想到坐言起行、行者无疆、以行修心、悲心利他……

人体细胞7年全部更新一次,可视为一次新生。 光明行8岁了,是维持现状还是图谋壮大,抑或分化?是否该将“让更多的人实现自己的公益梦”扛上肩?光明行走到了十字路口了吗?

“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 慈善光明行,且行且珍惜!

编辑:Wind

本文已被《新民周刊》购买


延伸阅读

  • Aravind眼科医院

Aravind 系统的医院每年接待100多万门诊病人,进行约20万例眼科手术。其中,Aravind为约50%的门诊病人、70%的手术病人提供免费的、高质量的医疗卫生服务。在不依赖外部援助的情况下,在为几百万印度人(包括社会上层、中产阶级,但大多数的是印度最贫穷的眼疾病人)提供世界级的眼科医疗服务的同时,还实现了财政上的独立性。Aravind眼科医院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收费病人)不仅承担了其年度营运预算的90%份额(其 他10%来自世界上的一些慈善机构及印度政府等),而且成功地支持了Aravind眼科医院的快速成长,使之从最初成立时的20张床位发展成为今天印度乃至世界上最大的、最成功的眼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