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五 四月 12th 2024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新冠疫苗红利结束,“疫苗经济”落幕

【观点】| Insight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江南烟雨,2024-01-12,嘉兴

新冠未去,疫苗已停。近日“科兴新冠疫苗已停产”相关话题冲上各大热搜榜单。此事源于1月10日,一份落款为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公司的文件在网上传播,其中提到公司新冠疫苗已全部停产且公司目前也无新冠疫苗产品销售。随即,有人猜测可能是此前的疫苗存在一些问题,也有人说是新冠要淡出大众视野了。在笔者看来,无非是科兴觉得无利可图了。企业行为受经济效益驱使,无利可图的事情无法长久。

图片:网传科兴中维停产新冠疫苗文件(来源:网络)

自2023年1月8日起,中国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正式实行“乙类乙管”。在2月23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表示,“从疫情本身的特点来看,可以说疫情已经基本结束,但不能说是完全结束。”自此,多家曾下场研发新冠疫苗的企业或宣布转向,或停止投入。恐怕,那时候,各家新冠疫苗企业已从各自的财务数据上看到新冠疫苗的“钱”景暗淡。

从疫情初期到现在,我国新冠疫苗共有五条技术路线推进,分别是灭活疫苗、重组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和核酸疫苗(DNA/mRNA)。据智慧芽新药情报库数据显示,国内布局新冠疫苗的企业/机构达89个,其中在研的mRNA新冠疫苗超10个。

2023年3月康希诺新冠疫苗生产基地疑似停产,其2022年和2023年一季度分别亏损9.09亿和1.4亿元。

2023年7月,国内mRNA疫苗三剑客之一的斯微生物天慈工厂暂停试运行,原因系“近期无新冠疫苗生产需求”。距离它2021年1月获得新冠mRNA疫苗临床批件才过去两年半。

科兴生物2023年中报显示,科兴生物上半年的销售额为1.404亿美元(约合10.07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为12亿美元(约合86.0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88%。科兴生物称,主要原因是新冠疫苗克尔来福的销售减少。

工信部在2021年7月宣布,我国新冠疫苗年产能已达到50亿剂。各地“大干快干”的上新冠疫苗产品,投入建工厂,曾经一哄而上的各地“疫苗工业园”,不知是不是也都偃旗息鼓,成为“半拉子工程”。集中力量办大事,大事办完,那些搬不动的固定资产留存在企业的财报上。

科兴这些接住了这场泼天富贵的企业,到底在这场疫情中赚了多少?被称为“新冠疫苗之王”的科兴灭活疫苗凭借推出速度最快而在国内被大面积接种。科兴在2021年净利润144.59亿美元,同比增长8008.46%,是其2015年到2019年的5年净利总和的106倍。此外,速度同样较快的智飞生物2021年净利翻了两倍,突破百亿;康泰生物净利润同比增长超八成;康希诺亦首度扭亏。

生产科兴疫苗的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兴中维”)的母公司是“科兴生物”(全称: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美股代码:SVA)。有网友通过公开信息整理了《科兴生物股权结构分析透视科兴疫苗背后受益人》一文。目前,科兴后续疫苗研发不足,老的灭活疫苗已经基本无效,加上各种有力的竞品,停产实属正常。

中国科学院院士、免疫学家魏于全在接受央广网专访时表示:“科兴新冠疫苗停产就是新冠疫苗迭代升级的结果。”据国家疾控局通报,我国现阶段的主要流行株为EG.5及其亚分支,JN.1变异株在我国流行水平较低,但也呈上升趋势。EG.5变异株为奥密克戎XBB.1.9.2的一个亚分支,JN.1是奥密克戎BA.2.86的变异分支,都已经是变异很多代的毒株。在此情形下,科兴新冠疫苗的保护效力就会有所减弱。而据世界卫生组织及专业机构判断,有XBB.1.5成分的新冠病毒疫苗仍对JN.1变异株有效。也正因此,国家相关部门在大力推动XBB新冠疫苗的上市。2023年6月,成都威斯克重组三价新冠病毒三聚体蛋白疫苗在一定范围内纳入紧急使用,成为全球首发的XBB疫苗。进入12月,神舟细胞、康希诺、丽珠集团等公司也相继发布了新冠疫苗被纳入紧急使用的公告。

2021年2月,国家正式启动居民免费接种新冠病毒疫苗,疫苗采购和接种费用主要由医保基金和财政共同负担公开信息显示,截止2022年4月,我国已经接种32亿剂次疫苗,新冠病毒疫苗支出费用1200余亿元。相关统计数据停在了2022年12月底,我国完成新冠病毒疫苗接种34.7亿剂。

笔者不敢断言灭活疫苗对新冠无效,但对花这1200亿元的必要性存疑。最好的生意是垄断。税收是国家财政的主要来源,我国最主要的三大税收来源是增值税、消费税和企业所得税。追根究底,税收主要来源于企业和老百姓。医保管的更是老百姓的救命钱。财政和医保经费在这边多花点,在那边就要少用点,今年松一点,来年就紧一点。

遥记2022年夏天的某个周末,走进阔别多月的办公楼取滞留许久的快递,不做核酸未打疫苗的笔者被门卫拦在空荡荡的大楼外,理论中我怒斥“医保经费都被掏空了,今后大家看病都没钱了”,物管处一中年妇女隔着空旷的大堂悻悻的回:“没有就没有了罗,以后再说”。原来管着我们税收和医保的一干人等,和这物业处的基层员工想法一样——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只是,这位阿姨可别忘了,自己的保障是谁在保障。

阿Q说,我也姓赵。

赵家人回:你也配姓赵?!

延伸阅读:

全球新冠正加速蔓延?春节假期即将到来,医生告诫:2类人群要做好防护!

WHO Director-General’s opening remarks at the media briefing – 10 January 2024

随着COVAX接近尾声,COVID-19疫苗接种转向常规免疫

中国mRNA疫苗企业“消失史”:转型、停产、卖身

科兴新冠疫苗停产,灭活疫苗成过去式

科兴新冠疫苗被曝停产,有药企表态会根据市场变化调整新冠资源投入

抗疫见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