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五 四月 12th 2024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埃隆:我的哲学,那就是好奇心哲学

【观点】| Insight

编者按:11月29日,埃隆·马斯克在《纽约时报》2023年DealBook论坛上接受了知名记者及主持人安德鲁·索金(Andrew Ross Sorkin)的访谈。安德鲁抛出了“反犹”,竞争,数据版权,监管,言论自由,自动驾驶伦理等诸多尖锐的问题。埃隆思维迅捷,观点鲜明。被问及内驱力是,马斯克谈到了“好奇心哲学”。

马斯克是一个天才,有着很多与众不同的想法,比想法更可贵的是他有超强的执行力,几乎想到什么就去干什么。好奇心人人有,但天才则能将好奇心变为现实。终生学习实则是自我发现和终生自我教育,也许普通人从天才的思想中还是能得到些微的启发。

节选采访中关于“好奇心哲学”的部分如下。

原创:瓦砾村夫,2023-12-10

安德鲁:我想,很多人都一直想解答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你,有时他们也想知道,是什么在驱动这一切?你做着所有这些事情,如果没有受到驱动,你还会像现在这样成功吗?

我觉得你总想向自己或别人证明点什么吧?我不知道。我们都想证明些什么。

埃隆:向谁证明?

安德鲁:也许我想证明给我妈妈看,我不知道。

埃隆:如果要我来描述我的哲学,那就是好奇心哲学。

在我12岁左右的时候,我确实经历了存在主义危机。生命的意义是什么,不是一切都毫无意义吗?为什么不干脆自杀?为什么要存在?

我阅读了宗教书籍,我阅读了哲学书籍。老实说,特别是德国的哲学书让我相当沮丧。我希望你们在青少年时期不要读叔本华和尼采的书。

但后来我读了道格拉斯·亚当斯的《银河系漫游指南》,这是一本以幽默的形式讲述哲学的书。

亚当斯在书中提出的观点是,我们其实并不知道该提出什么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他说答案是42。基本上,地球就是一台巨大的计算机,而他得出的答案就是42,但要弄明白问题是什么,这才是真正困难的部分。

我认为这在物理学中也普遍适用,只要你能正确地提出问题,答案其实是最容易的那一部分。

我当时的动机因素是,我的生命是有限的。在银河系的时间尺度上,我的生命不过是昙花一现。但如果我们能扩大意识的范围和尺度,那么我们就能更好地找到关于宇宙这个答案的问题,也许我们还能找到生命的意义,甚至该提出什么正确的问题。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去往哪里?外星人在哪里?有外星人吗?这些问题。是不是有新的物理学发现?或许,会有一些关于暗物质和暗能量的真正的问题。

SpaceX公司的目的,是可持续地将生命延伸到地球之外,这样我们至少可以通过费米大过滤器之一,也就是跨越单一行星文明。

如果我们是单一行星文明,那么我们就只是在等待灭绝事件的发生,不管是人为的还是自然的。如果你是一个单行星文明,最终这个行星将会发生一些灾难,你也会死去。

如果你是一个多行星文明,你的生存时间将大为扩大。同时,成为多行星文明,那是成为多恒星文明,翱翔于群星之间的很自然的基石。

我认为,这不仅仅是一个防御性的动机,它也赋予了人类探索的意义。

让我结束这个哲学观点话题,它可能听起来有些晦涩,但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共鸣。

我们必须通过这个费米大过滤器,跨越单行星文明的大过滤器。做到这一点,我们就更可能理解宇宙的本质,以及该提出什么样的问题。如果你相信好奇心的哲学,那么我认为你应该支持这个雄心。

但成为一个多行星物种,不仅仅是为所有的生命集体购买生命保险,那是一个防御性的理由。

但我也认为,生命不仅仅是解决一个又一个令人悲伤的问题,必须有理由让你在清晨醒来时,为自己还活着而感到高兴。你必须有理由说,为什么你对未来感到兴奋?是什么给了你希望?

如果你不确定,可以问问你的孩子们。

而且我认为,我们能够成为航天文明,遨游星际,这个想法非常鼓舞人心,令人兴奋,值得期待。这个世界需要这样的东西。

安德鲁:让我问你一个关于自信的不同问题。

我们之前在这里讨论过,人们从哪里获得自信。有些人缺乏安全感,另一些人则非常自信,而我想到了你。因为你有一段非常有趣的历史,人们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你,你错了。

埃隆:嗯,有时他们是对的。

安德鲁:有时他们是对的,但我想说的是,说到特斯拉,说到SpaceX,人们都说你疯了。你疯了,这根本不可能发生,你永远不会成功。

而我想问你的是,当人们说你错了,这是不对的,你会不会仔细倾听,然后说,这是对我的警示,因为太经常有人说我错了,但我知道我是对的,因为我有这样的经验?

或者在你的生活中,有没有人对你说“埃隆,这样做是不对的”?

埃隆:我觉得你想说的是,我现在是不是认为,因为我对了很多次,以至于此时此刻我相信我是对的,但事实上我错了?

安德鲁:理解力满分,你觉得呢?

埃隆:不,我是对的。哈哈。

是这样的,物理学冷酷无情,物理学冷酷无情。我提出了一种微不足道的说法:物理学是法则,其他一切都只是建议。

这是说,你可以违反人类制定的任何法律,但要想打破物理定律,那真是难上加难。如果你错了,并且一直错下去,火箭就会爆炸,汽车就会失灵。

我们并不是在找出哪种口味的冰激凌最好吃。如果火箭发射的过程可能发生一千种情况,只有一种能让火箭进入轨道。在和物理对象打交道时,错误就会导致失败。

(本文节选自马斯克参加纽约时报DealBook论坛的访谈记录,点击查看完整视频)

编辑:一白

图片:来源网络

延伸阅读:

教育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