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天 七月 21st 2024

辉瑞和BioNTech疫苗垄断背后的故事

【企业社会责任与可持续发展】| CSR & Sustainability

作者:罗伯特·科贡(Robert Kogon),2021.11.15,译者:JM茉莉

强制新冠疫苗接种及相关措施是“大型制药公司”影响政府的产物,这已是新冠疫苗批评者的老生常谈。辉瑞疫苗取得一个又一个的各国监管机构批准,日益主导美国和欧洲的新冠疫苗市场,更别提新冠疫苗市场几乎完全由辉瑞把控的以色列了。“大型制药公司”的真正含义,毋庸置疑,就是辉瑞,且仅有辉瑞。

新冠疫苗接种后引起血栓的负面新闻曝光后,一些国家监管机构启动在某些情况下进行监管干预。由此,其他“大型制药公司”的替补队员,包括阿斯利康和强生,在英国以外的地方已然沦为小角色。

由此可见,至少在西方,我们正朝着辉瑞公司的,看不见摸不着却实际存在的,新冠疫苗垄断迈进。即使是莫德纳的新冠疫苗,也因引起多例青年男性心肌炎,受到监管机构越来越多的审查。其使用也被仅限于欧洲30 岁以上的人群。 众所周知,这家公司从未将药物推向市场,因此很难被描述为“大型制药公司”。

相比之下,辉瑞公司毫发无伤。尽管接种疫苗可能会引起心肌炎已被广泛报道,且是官方承认的不良反应。CDC 最近的统计分析显示,在18-25岁的男性中, 莫德纳和辉瑞两种疫苗报告的心肌炎没有“显著差异”。尽管有证据表明莫德纳提供了更持久的保护(根据最近的这项研究 [p. 11] ,六个月后莫德纳疫苗的有效性甚至是辉瑞的两倍)。

还有什么更能证明“大型制药公司”辉瑞超乎想象的能量?如果说两年前辉瑞没有统治世界,那它今天又是如何做到统治全世界的呢?

(待赞助稿酬达标后发布全文)

英文原文

作者简介:笔名罗伯特·科贡(Robert Kogon),财经记者、翻译和研究员,常驻欧洲。

编辑:一一

延伸阅读:

美国禁止诺瓦克·德约科维奇参赛并不公正

史海钩沉:从“含铅汽油”到特氟龙

理性看待近期欧美ESG市场的焦虑

丰县事件搅动资本市场,你愿意为价值观投资么?

新自由主义的危机与出路

后疫情时代,拿什么来守护我们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