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天 七月 21st 2024

系列访谈|我们的中医药人才培养到底存在什么问题?(2)

【特别报道】| In depth >可持续发展

赞助稿酬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一白, 上海,2023-8-10

张博二十多年前考入第一军医大学,学的是西医,轻狂年少时是个“中医黑”,却怎么也预料不到如今的他不仅自学中医给患者治病,还拜师名老中医王幸福医师。他整理了王老师的医案成书《医案春秋》,并在书中序言回忆了自己是如何与中医结缘的:

我毕业后在基层部队工作,紧张的训练和生活让时间过的很快,偶然因为一次冬季集训我落下了膝关节疼痛的问题。上级医院磁共振检查,一切正常,但就是左膝酸软无力,上下楼梯尤为明显。西医诊治无望,恰巧单位分来了中医学院毕业的学生,用针灸治疗官兵,我也试着扎了几次,症状缓解很明显。于是对中医产生了兴趣,在网上找来倪海厦老师的视频,开始了针灸自觉之路。因为有西医解剖基础,所以针灸学起来并不困难。一个月后,我就买了针灸,在自己身上试针。一针下去,颈椎疼痛就缓解了。于是开始从身边的战友扎起,扎一个好一个。慢慢的,用针灸技术解决了很多官兵的疼痛问题,并因此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

针灸的治疗效果坚定了我学习中医的决心,又开始学习中药,方剂。自学几年后,一位老班长急性支气管炎来拍片子,拍完片子建议他服用中药试试,毕竟咳嗽了一周,西药也没什么效果。老班长自己拿着方子抓了副药试试,结果第二天就正常参加体能训练了。我真正见识了什么叫“覆杯而愈”。

随着患者越来越多,张博渐渐发现所学不够用,直到转业回西安遇到王幸福医师,才发现自己的问题所在。因为张博的大部分患者是网诊,遇到不熟悉的病例,他就在王老师的书里找,发现真是治一个好一个。他把王老师的书当工具书,重新认识中医。张博说:“而且老师的书不仅教方剂使用,更重要的是教方法,教思路,这才是收获最大的。”

经名师点拨后,张博的医术不断精进:“王老师对经方,时方,民间秘方了如指掌,经常一药多用,一方专用。而且虽然是中医,但是王老师反复教育我们,不要反对西医。要认真学习西医的基础研究,解剖,生理,病理,药理,要了解医学的最新进展和前沿研究。王老师本人到现在还坚持每周看三本中医书和学习一些西医知识,了解前沿科技发展的动态。”

王幸福医师的弟子分布在全国各地,不方便现场跟诊。他会在群里分享自己坐诊的经典案例,并让弟子们分析讨论,最终针对大家的讨论情况、疑点、难点进行讲解。张博说,很多师兄弟在拜师前就开有自己的中医馆,他们也经常在群里分享自己临床中的经典案例,有问必答,简直就是傻瓜式“投喂”。而且和王老师一样,装神弄鬼的不说,没有实效的不说,讲不清道理的不说。这样的学习(对我而言)提高很快。

2018年初,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关于深化中医药师承教育的指导意见》,推进与继续教育相结合的师承教育,支持以师承方式学习中医中药的师承教育。五年过去了,现实中是师承教育落实的情况如何呢?

(正文内容由购买者优先发布后,本站再行发布)

编辑:一一

插图:SQM摄影作品之残雪(瑞士山间2023系列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