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天 七月 21st 2024

ESG 无法衡量公司的社会影响

【企业社会责任与可持续发展】| CSR & Sustainability

作者:R. David McLean,2024-05-22

翻译:DeepL

基于环境、社会和治理因素(ESG)进行投资的倡导者承诺,这将改变衡量企业绩效的方式,从而造福社会。然而,ESG 远非革命性,它只是一个古老谬论的最新表现形式,即企业为其所有者创造财富,却很少为社会创造其他价值。

当企业盈利时,其贸易伙伴或利益相关者,包括客户、员工和供应商,也会从中获益。然而,ESG 和其他声称衡量企业对社会影响的评级体系却忽视了这些收益。

企业的利益相关者可以自由选择是否与企业进行交易。如果产品对客户的价值超过了产品价格,客户就会购买该产品。员工为企业工作,是因为他得到的回报超过了其他任何工作所能提供的回报。如果销售价格能为供应商创造利润,供应商就会同意向公司出售其产品或服务。所有这些利益相关者的收益都反映了盈利企业对社会的积极贡献。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最近的一篇论文考虑到了这一切,并通过衡量企业股东和各利益相关者的收益来估算企业的社会影响。它还考虑了企业可能产生的负外部性–有害的副作用,包括二氧化碳排放。

在这项研究中,哪家公司的积极社会影响最大?沃尔玛。

是的,沃尔玛得分最高,因为它规模大,所以它的业务影响了很多人。它主要向低收入消费者低价销售产品,这些消费者表示,他们很难以更高的价格购买同样的产品。

然而,根据大型 ESG 评级公司 Sustainalytics 的数据,沃尔玛的 ESG 评级仅为平均水平。研究发现,这种不一致的情况很普遍,并得出结论:“现有的环境、社会和治理评级以及社会影响评级基本上与我们的经济基础衡量标准无关”。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最近的一篇论文考虑到了这一切,并通过衡量企业股东和各利益相关者的收益来估算企业的社会影响。它还考虑了企业可能产生的负外部性–有害的副作用,包括二氧化碳排放。

在这项研究中,哪家公司的积极社会影响最大?沃尔玛。

是的,沃尔玛得分最高,因为它规模大,所以它的业务影响了很多人。它主要向低收入消费者低价销售产品,这些消费者表示,他们很难以更高的价格购买同样的产品。

然而,根据大型 ESG 评级公司 Sustainalytics 的数据,沃尔玛的 ESG 评级仅为平均水平。研究发现,这种不一致的情况很普遍,并得出结论:“现有的环境、社会和治理评级以及社会影响评级基本上与我们的经济基础衡量标准无关”。

ESG 分数衡量什么?ESG 是一种主观评级方法。它反映了发布评级者的信念。ESG 是由联合国(UN)官僚与金融业高管共同创建的。其目的是利用企业资产来推动进步人士支持的意识形态事业。

在实践中,ESG 被证明是不连贯的。2022 年,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对六家评级公司的六种不同 ESG 分数进行了研究,发现它们的方法大相径庭。例如,一家评级公司使用了 282 项投入,而另一家只使用了 38 项。研究报告还指出,这六种 ESG 评级的相关性并不高。正如研究报告的一位作者所说,“六家公司从未就一家公司的 ESG 评级达成一致,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之间的一致程度很低”。

在 ESG 出现之前,现在处于推广 ESG 前沿的全球机构,包括联合国、世界银行和世界经济论坛,正忙于推广另一个经济谬论–世界人口太多,自然资源正在迅速枯竭。他们认为,限制人口增长是减少贫困和避免社会崩溃的唯一途径。

人口谬论是中国臭名昭著的独生子女政策的罪魁祸首,该政策导致数百万人被迫堕胎和绝育。在世界银行和联合国人口基金的资助下,印度也进行了数百万例强制绝育手术。

这又是为了什么呢?撇开人员伤亡不谈,宏观经济数据清楚地表明,人口控制作为一种减贫手段是无效的。

与 20 世纪 70 年代人口控制工作达到顶峰时相比,今天的印度和中国人口更多,更加繁荣。更广泛地说,1970 年,世界上 45% 的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中,而今天这一比例仅为 8%。然而,在同一时期,世界人口增长了一倍多。

是什么导致了贫困的减少?主要是中国和印度的市场改革限制了政府在经济中的作用,鼓励了更多的市场活动。于是,追求利润的企业创造了财富、商品、服务和工作岗位,就像它们在美国和西欧所做的那样。

我们在不同国家也能看到这种效应:富裕国家拥有大量追求利润的企业,而贫穷国家则没有。

ESG 和其他主观评级方案并不能反映企业如何改善人类状况。ESG 所做的是将企业资源从追求利润(这有利于整个社会)转向进步人士和一些全球机构所青睐的意识形态事业。

中国和印度并不是通过拥抱环境、社会和治理、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或当今商业行话中流行的任何其他称谓,而是通过解放人民的创业精神,使数百万人摆脱贫困。还有什么更好的证据能证明追求利润的企业能造福全人类呢?

英文原文

作者简介:R. David McLean 是乔治城大学麦克唐纳商学院(McDonough School of Business)的William G. Droms金融学教授和金融领域的首席教授。他的研究领域包括股票回报可预测性、行为金融学以及金融市场与企业投资之间的相互作用。

其论文发表在《金融学杂志》(Journal of Finance)、《金融经济学杂志》(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和《金融研究评论》(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等顶尖金融期刊上。他的研究曾多次获奖,包括 Amundi Smith Breeden Award(《金融学杂志》最佳论文奖)和 Jensen Prize(《金融经济学杂志》最佳论文奖)。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纽约时报》和《经济学家》等主要媒体都曾报道过他的研究。

R. David McLean 是《管理科学》(Management Science)和《金融与定量分析期刊》(Journal of Financial and Quantitative Analysis)等多家学术期刊的编辑委员会成员。他著有《股东资本主义案例:追求利润如何惠及全民》(The Case for Shareholder Capitalism: How the Pursuit of Profit Benefits All)一书。(来源:乔治城大学官网

编辑:一一

插图:SQM摄影作品之印度系列:湖城日落(Udaipur

延伸阅读:

“可持续性”是最具误导性的商业专业术语

郭沛源说ESG |ESG变成脏话?可成年人谁不说几句脏话呢?

究竟谁在阻碍我们过上有最低体面水准的生活?

你捐给H&M的回收衣物,成了非洲海滩的「垃圾山」

字节跳动不当访问美国用户隐私:一次将被放大的ESG风险

翻开H&M、迪卡侬的「绿皮书」,发现我们都被骗了

郭沛源说ESG |丰县事件搅动资本市场,你愿意为价值观投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