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五 四月 12th 2024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陈娅杂谈|淮南为橘,淮北为枳

【专栏】| Conlumists>陈娅杂谈

赞助稿酬

JM特约撰稿人 陈娅,香港, 2023-11-30

今年深港两城恢复通关以来,陆续有媒体报道“反向代购”潮。恰逢赴港会友,顺道探访香港药店,发现依旧是人头攒动,游客“打卡”热度依旧。被购买最多的是香港、日本、新加坡和泰国等地的中成药产品。我不由好奇:“既然中国市场对这些产品的需求如此旺盛,为何他们不进军中国内地呢?”

友人出生于香港,虽从小接受西式教育,留学欧洲,在欧美工作多年,但对内地的营商环境也颇有研究:“(进入内地)一是渠道成本很高,二是品质难控制。香港正规药店里的正货品质有保障。”此言一出,即刻让人联想到我们的食品安全“老大难”。治病用药,只要对症下药,药“好”病除。而我们的婴儿奶粉质量都管不好,的确难确保药“好”。

虽然中国是中医药发源地,有着巨大的市场基础,但在中成药的现代化上,远不如日本。表面上看,这是因为日本人将西药工业、化学工业的技术成单元地搬入汉方制剂的生产中,且采取了比我们严格程度高的多的品质管控。日本汉方生药制剂协会称,日本八成的生药产自中国。日本最大的汉方药企业津村在中国建立了70多个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AP)药材种植基地,作为对比,国内的白云山GAP基地60多个、商务部认定的首批“中华老字号”之一同仁堂才12个,实力悬殊。国外对于中药材有两个核心要求,一是安全性指标,二是必须要求溯源。日本最少需要检验200多项安全指标,欧洲人要求检测400多项指标。比如检查黄曲霉毒、铅、锌、铁、钴、镍、钒、铌、钽、钛、锰、镉、汞、钨等重金属是否超标,还是是否残存农药等。而国内市场上流通的中药材,大部分不检查农药指标。

香港友人使用中成药,但不相信“中药”。究其缘由,一是治病方法,二是对环境——政府的社会治理能力,的信任度不同。身边不少朋友与他持类似观点。他们普遍高学历,大多曾留学西方,或在海外生活过多年。他们认为,药物一定要经过相关的科学实验,比如双盲测试。日本汉方药以西方医学的标准推向市场,药效经过一整套的科学方式论证,所以他们认为日本汉方药的研发生产过程严谨,这种中成药和西药没有区别。他们认同的实则是西方的科学体系。在这套科学体系下,产品是标准的,能保证统一的配方,有同样的疗效。

在某种程度上,标准化的治疗方案和药物的确释放了医生的生产力,治疗了更多病人。但医生不是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人,面对的不是工业产品零件的修理、组装工作,而是多器官高关联、身心相互影响的机理复杂还在被不断被探索的生命系统。中医治症不治病,核心是辩症,辨症错了,一路错。单一症状是独立的,多症状具有关联性。如何快速诊断和预判,如何采取最简洁的药方或治疗方法,就考验医术高下了。故此,不同中医医生对同一个病症,同一个病人会采取不同的疗法,不同的药方。这本身就是中医的灵活特性所在。但也正是这种模糊性导致了一些人不相信中医——治病没有标准,治好或没治好全凭运气——遇到了什么样的医生。毕竟让一个人判断医生是否靠谱的门槛太高,而有统一标准的药品则有行政管理部门来把关,普通人认准的是“官方”二字的信用背书。虽然官方信用有天然权威性,但被毁也是旦夕之间。

第二个因素在于环境。同样的中成药,同样的工人,在内地生产就很难保证产品品质,从种植的源头上也很难管控。这就涉及我们整个的行政管理体系问题。按友人的观点,香港会比中国内地城市强一些,因为毕竟香港守规则的历史由来已久,处罚也比较严格,相对更法治,行业规则的制定者曾靠民选上位,谁给选票为谁效力。反之,如果不是靠民选而是上级指派,那么自然是为谁效力就能得到上位机会。

“淮南为橘,淮北为枳”。同一片土地上生长的中草药,出口的能达标,不达标的只能在国内流通。每一环节都决定最终结果的好坏。谁为结果负责?谁因结果的好坏而获利或受损?理性人都趋利避害,给足够的“利”就能有高标准的产出,处罚力度足够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个人以为,“非不能也,是不为也”,技术不是问题,管理方法上也有他山之石可借鉴学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打破现有利益链,引入破局者,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权衡取舍在上不在下。诸如此类,各行各业比比皆是。

友人提到“内地渠道成本很高”的潜台词是:行业“潜规则”会增加海外中成药产品上市的无形成本,如果这些成本不能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就会压缩企业的利润空间。再结合近年持续的医疗行业反腐运动所披露的数据想一想,这个隐形成本可见一斑。当然,这背后还有更深层的原因。只是,这已然超出我和他在如今的香港街头可闲谈的范畴了。

蚍蜉不足以撼树,个人改变不了环境,不是国际大环境改变国家小环境,就是国家大环境改变行业小环境,再到行业大环境改变个人选择。什么样的大潮是无法逆转的呢?从这个角度想一想,随波逐流才是正确的选择啊!而这也正是大部分人的选择,故此,我们的处境正是自己选择的结果。

作者简介:陈娅,活在另一个世界的人。

编辑:不夜侯

延伸阅读:

《走向监管国家:以食品安全为例》

中成药天外有天,日本汉方启示录

日本“汉方药”需求扩大,成为常备药

中华中医药学会助力内地中成药“走出去”专项

毛进军:香港中医学经典重传承的精神值得学习

饶毅:我们尚未向世界证明中华民族是有智慧的民族

医生只是辅助,尽量少生病,小病靠自愈

“向阳花”支教,让针灸成了边远地区的“好医生”

慈播助童十三载,觅得民间良方治顽疾

陈娅杂谈|人之异于草木者几希

陈娅杂谈|断舍离是一种死亡练习

陈娅杂谈|从ChatGPT想到创意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