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五 四月 12th 2024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慈播助童十三载,觅得民间良方治顽疾

【专栏】| Conlumists >微公益 | MicroCharity

赞助稿酬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一白, 武汉报道,2023-05-18

题记:2023年4月24日,一家115年历史、有158个国药准字号产品的中药企业紫光辰济药业被一家日本企业“津村”全资收购,花费仅2.5亿元人民币。据媒体报道,这已经不是津村第一次收购中国中药企业,2021年4月,津村还全资收购了中药饮片企业天津盛实百草中药科技有限公司,花费12亿元。

中药,在日本被称为“汉方药”,日本津村是汉方药最具代表性的一家。津村如今商业化产品占据日本汉方药市场80%的企业,汉方药的药材有80%左右要从中国进口。作为中药的发源地,中国一直是日本汉方药的主要出口地。始于中国的国外药在中国产,又在中国卖。

现在,津村药业已经成了日本最大的中药企业,也是中国中药企业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而像日本津村药业这样的外资中药企业,也并不是个例。

中国民间流传着许多祖传药方,但源于医疗领域的信息不对,及一部分国人对传统中医药的偏见等诸多原因,需要它们的人无缘遇到。也有不少西医没治好的患者,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到了它们,获得了生机。慈播爱心协会资助的彝族女童可能是位幸运儿,虽然个中也颇多曲折。

7岁时小尼扎遇见了慈播,家境贫寒的她得以入学堂;12岁时她曾因病一蹶不振,慈播遍访名医,直到遇见传承百年的民间中药膏方,她的人生终于迎来了曙光。“真的真的很感谢帮助过我的人!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和帮助,那我现在,说实在的,估计坟头草都长三丈高了。”现年20岁的比曲莫尼扎回首往事,不禁哽咽。

大凉山在四川西南凉山彝族自治州内,是大雪山的支脉。海拔2000∼3500公尺,个别高峰近4000公尺,是“著名”的贫困山区。2014年精准识别之初,凉山州美姑全县共识别272个贫困村、10.13万名贫困人口,贫困发生率高达39.79%,贫困村数居全省第三、全州第一。2010年,刚步入学龄的小尼扎还是大凉山的一个懵懂孩童。当时的大凉山交通十分不便,学校更是稀少。这片山里,家家户户都有好几个孩子。虽然2008年9月开始,我国已经实现了城乡义务教育全部免除学杂费,但对于仅靠自家几亩薄田“刨食”的山里人家而言,每个孩子上学每月所需的百来块的住宿费和生活费等,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由于重男轻女的观念根深蒂固,家里纵然稍有点余钱,也会优先供男孩上学,女孩则留在家里帮忙干活。幸运的是,小尼扎得到了慈播“女童班项目”的资助,得以进入洛谷乡中心学校(现已改为布托中学第三校区,编者注)读书识字。女童班孩子上学所有的书费、班费、伙食费、住宿费等都由慈播包了。

尼扎在家排行老五,下面还有个弟弟。只有她和哥哥、弟弟上过学。她的父母靠着五六亩地里种的玉米、土豆、苦荞养活一家八口。遇到年成好,才能养上一两头猪改善生活。俗话说,“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专找苦命人”。小尼扎遭遇了不常见的慢性骨髓炎。疾病犹如一只无形的魔爪,紧紧地缠绕着她的身体。小学五年级时尼扎不小心轻轻跌了一跤,骨头竟然断了。

“父亲和哥哥(当时)带我去医院,医生用粗针抽脓血去化验,才知道是慢性骨髓炎导致的病理性骨折。后来在当地医院做了两次病灶清除术,每次手术就顶个十来个月就又复发。虽然有医保报销一部分,但自费部分也花了七八万,借的这些钱至今还没还完。家里人当时已经有点死心了,觉得就是治疗了还是一样会复发,就放着。”尼扎回忆当时绝望的处境。当慈播了解到这个情况后,又给尼扎资助了医疗费用,带她去华西医院治疗。

2018年开始做了病灶清除;

2019年骨搬运手术,后来拆了支架;

2020年骨头又断开,再一次在华西医院做了钢板内固定手术;

2022年4月骨髓炎复发……

每次做完手术就顶个九个月十个月就又复发了。华西医院的医生也有尝试过给中药治疗方案,但也不管用。医生都表示治不了。慈播资助的十几万治疗费用又花光了。尼扎回忆道:“因为治疗治的太久了,手术做的也多,花的钱也多,治的我有点心灰意冷。当时确实有想不开的时候。我跟章预叔叔说,我觉得肯定治不好了,也觉得没什么希望,心里面也很不得劲儿。有跟他讲过这种心里话,就是……已经到了想去死的地步。章预叔叔一直很耐心的开导我。我也是记下心来,想着有那么多人支持我,资助我,自己也要坚持下去!”

章预是慈播的创始人之一。在慈播女童二班的学生毕业时,他去凉山看望孩子们,后来才从孩子们给他的信中才了解到女童一班的尼扎因病留级到了二班。章预介绍道:“当时她的病情尚可,所以她到西昌读了不到一年的初中。随后病情再度复发,在她小学毕业后的第二年,慈播才介入她的医疗援助。从2018年9月到现在,先是在成都华西医院骨科做了截骨疗法,但取掉固定支架后,骨头马上就断了。那时我们才对这个病做了更深入的了解。骨髓炎很难治,中医上称之为‘骨不连’。但当时华西骨科医生认为内置个钢板固定,时间久了自然就长好了。而且小孩还年轻应该可以恢复的更好。后来,我们在网上搜索到了湖北夏大中医院的介绍,建议她去武汉治疗。但当时孩子和孩子家人都愿意选择西医。事后再次证明:西医治不好这个病。2022年她病情再次复发。这一次非常严重,属于急性发作,西昌的医院都已经拒绝接收她入院了。”

此时,慈播的爱心人士继续出手相助。经过一段“抗生素联合用药+中医外敷用药”的中西医结合治疗予以感染控制后,尼扎来到武汉的夏氏中医院做最后的治疗。章预说:“一开始当然没有那么明确选择中医治疗方案。但西医骨科治疗失败后,我们开始全面搜索治疗方案、案例,于是找到了夏氏医院(大中、小中医院)。他们有祖传的针对骨髓炎的良药、良方。当然也可能还有⺠间的其他的⼀些治疗方法,比如在最后一次急性发作期,我们也是听从了一位老中医的治疗方案,予以控制的。但夏氏疗法是治愈病人网评最好的一家,也是我们迄今为止了解到的唯⼀能治愈骨髓炎的医院。”

“章叔叔跟我说,这是最后的希望,实在不行只能截肢了”,尼扎在去年八月下旬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来到武汉。她回忆起长途跋涉求医的经历:“我一个人从布拖出发,先到西昌坐火车到云南,再从云南转车到武汉,坐的火车卧铺去的,路上一共走了大概30个小时吧。”她先去了位于武昌的夏大中医院治疗。到年底可以拆钢板的时候,不巧新冠管制政策突然放开,夏大中医院被征用,她只好转去湖北省中医院拆除钢板。春节后,做完手术拆线。然后,尼扎转到位于汉口的夏小中医院治疗。

“⻣髓炎这个病可能随着人们生活条件的不断提高,已经越来越少听说了,算是一个少见病。而大部分现代人又都不大愿意相信中医,就像尼扎,她在华西治疗后,一拆支架骨头就断裂了。但她和家人当时也不愿相信中医,还是选择西医的治疗方案,二次手术植入钢板。或许是因为有异物植入,人体多多少少会有排异反应,导致自身免疫力下降,骨髓炎再次爆发,这时她才考虑试试中医”,章预提起个中曲折,不由感叹:“再加上夏氏中药也蛮贵的,治疗周期又长,所以真正的受众面就更小了。这也是目前祖传中医传承中普遍遇到的问题。我们如何将这样的中医遗产传承好,发扬好,让患者能对接到这样的好中医,值得思考和努力。”

章预告诉JM,截至目前,尼扎的武汉治疗花了6万多元。从治疗效果看,非常理想。近5个月的治疗,孩子已经拆除了钢板,骨髓炎也得到了很好的控制。虽然还不敢说完全不会再复发,但她自己目前感觉良好。中药还在继续吃,还需要长期吃几个疗程。一个疗程3个月,每个疗程药费大概12000元。

夏小中医院院长夏文沙认为,很多人不是因病致穷,而是因为没有选择正确治疗方案,多次治疗不愈而因病致贫。“比曲莫尼扎的情况与大部分骨髓炎的患者类似,在全国广泛存在。一是因为手术量大,避免不了感染。二是至今为止,骨外科对感染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他提及曾经遇到的一个两岁的骨髓炎患者,父母宁可给孩子截肢也没有考虑尝试夏氏的中医治疗方案,让人无比痛心。

“在见到(尼扎)小姑娘之前,(我)有跟她网络联系过。她对治疗基本丧失信心,并且对中医药不信任。这些我都非常理解。之前的治疗,对于她来说,都是正向的。虽然没有起到决定性的治疗优势,但是也对减缓病情的发展有益。我的诊断很简单:结合致病因,以及前期治疗过程,依据中医外科诊断标准和多年临床的经验,可以明确诊断。治疗方案采用我们夏氏中医外科六代百年的完整治疗方案:外敷内服。外敷——通过透皮给药吸收,层层渗透入骨,起到灭菌、祛腐、生肌功效;内服——提升机体正气,抵御外邪。”夏院长用通俗易懂的方式给JM介绍了尼扎的治疗方案。

据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网站的公开信息,骨炎灵膏药是夏氏家族在白降丹的基础上研制出的祖传秘方。这种膏药对治疗骨髓炎、骨结核、骨坏死、骨质增生、风湿及类风湿等骨科疑难重症具有奇特的疗效。

中医不能治病,只能保健,中医很便宜”可能是不少人的看法。对此,夏文沙院长有不同的观点。他斩钉截铁的对JM说:“中医能治病!要让做中医的能赚钱(合理的利润),中医才能被传承和发扬。”笔者也非常赞同夏院长的观点,可能大部分人认为草药可能很便宜,但“同病异治、异病同治”考验的正是中医医师的医术。医术高明的医生就应该得到合理的回报,这才是正向激励。大众长期误解的事情,不止在中医领域有,在西医领域亦如是。

尼扎即将进入第二个疗程的治疗。八年寒暑,几度春秋,她已被反反复复的治疗治怕了。虽然她有点担心像以前一样复发,但心态还是很乐观:“感觉一个完全黑暗的屋子里出现了一道曙光,觉得我的人生还有希望!”因为行动不便利,尼扎2020年从川兴中学初中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JM问她未来有什么打算?尼扎说,暂时还没有头绪。平时就和村里的婶婶们研究彝族的民族服装。纯手工的民族衣服真的很赞,希望能让更多人知道。

后记:

回看尼扎曲折求医的这些年,也许早年是因为山区信息闭塞,无法获得有效的医疗信息、遇不到好的治疗方案;后期是因自身对中医的成见耽搁了不少时日。但笔者疑惑:为何尼扎求医过的公立医院的医生不知道民间这些有效的治疗方案?医生难道不应该对自己专科领域的医疗信息了解最全面,至少比非医学背景的慈播的章先生全面么?如果这些医生对民间有效治疗方案略知一二,为何没有推荐只剩截肢一条路的绝望患者去试试呢?这样的境况又是怎样造成的呢?为何像夏氏膏方这样传承百年的膏方仅能在自己医院使用,无法被广泛应用到各地医院临床,造福更多患者呢?障碍何在?

《世界专利数据库》显示,日本注册了70%以上的中药专利,而中国的专利竟然仅占约0.3%。种种迹象都表明,中药在我国民间或许非常有名,但在商业化和产业化上,我国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根据国盛证券的统计,国内中成药制造收入规模自2016年高峰的6697亿元连续下滑至2020年的4414亿元,降幅超过34%。中成药制造的利润也从736亿元下滑至619亿元,降幅接近16%。尽管这一数据只包括了中成药,传统的中药原材料市场并未统计在内,但也足够直观地反映出中药在国内的发展面临了瓶颈。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当时的政策限制了部分中药的使用,另一方面则是一些负面事件给中医带来了较大的不良影响。

官网显示,陕西紫光辰济药业拥有胶囊剂、片剂、颗粒剂、丸剂、口服液剂、糖浆剂等九大剂型15条生产线和158个国药准字号产品,其中国家基本药物44种。日本津村药业表示,通过本次收购,其将获得中国传统药物品牌及生产销售经验,能够增强供应链上的优势,将力争通过中药门店来打开销售渠道,进一步扩大中国区业务。

2020年以来,国家对于发展国内中医药产业的决心也是很明确。在政策端,已经连续出台了几份重量级的政策文件。只是这些政策如何落地,何时落地,尚且要拭目以待。

编辑:一一

插图: 湘西山间初夏晨雾| JM特约  陈汶 摄影作品(2023)

延伸阅读:

为高尚的目标选股

中医外科:传承与发扬中医的显著优势

知识才是最好的医疗

毛进军:香港中医学经典重传承的精神值得学习

由病入道,全息世界下的健康观

一念沉浮,十年乃字——一位中医人士经历新冠之后的思考

矽谷随笔|世纪瘟疫下的守护

医生只是辅助,尽量少生病,小病靠自愈

“向阳花”支教,让针灸成了边远地区的“好医生”

大医至爱:张兴儒的公益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