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四 二月 29th 2024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披荆斩棘十二年,李明攀的自然农耕之路(三)

【社会企业】| Social Enterprise

赞助稿酬

图文:谦益农业,2021-11-11,黄梅报道

△2017年·李明攀在黑龙江基地

披荆斩棘

Q:我们是怎么找基地的?

每一个基地的寻找,背后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

最早在龙感湖,环境不可控因素较多,心情有点郁闷。当时我大姐来看我,我们开车去四祖寺。也是金秋时节,途经苦竹的山脚下,山谷里边遍地金黄,环境独立,觉得这才是搞自然农法的地方。

经过查访,下定决心,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挨家挨户做工作,流转土地。很多人刚开始不理解的。

后面的蕲春基地——虚心谷所在地,就比较好玩了。当时,蕲春抓农业的县长来黄梅开会,听说黄梅有人种田是不打药、不用化肥、不用除草剂的,就想过来看看。

县政府办的人给我打电话说要来,他们见到我的时候,我在地头还挽着裤腿干活儿,因为阴雨天,头发也湿漉漉的。

站在地头聊了七八分钟,突然问了句:你高中毕业了吧?我说:是的,我高中毕业了。

又聊了有几分钟,他说:不对,你应该读过大学。我说:是的,我读过大学。他好奇地说:那你在哪读的?我说是在华科。

他说:哪的华科?我说:咱们湖北好像就一个华科吧,就是华中科技大学。

他说:中午一块吃个饭。

吃饭时跟我说:等几天我让司机过来接你,看看我们蕲春那边有没有适合发展生态农业的地方。

我说:我们的要求很高,至少是半山腰,或者在山脚下,水一定是山泉水,环境独立。

因为他是抓农业的领导,对全县的情况比较清楚,带我走了四个他认为符合要求的地方,最后我们选中了现在虚心谷的所在地。

△蕲春基地·虚心谷·秋

山西基地更是好玩。

山西基地玲子的大哥,当时在黄梅挂职副县长,过去在北京一直担忧没有年轻人种田,听说黄梅组织部领导说已经有不少大学生在乡村种田。

他死活不信:只有把这些年轻人带到我面前,或者我自己要去找到他们,我才信。

村里书记给我打电话说,有个副县长要过来找我,我还不信。后来见了面,了解到魏大哥挂职期到了,他也快走了,他说:“我真是后悔没有早点能够找到你们,找到你们,还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多帮你们呼吁一下。”这就结了缘。

突然有一天,他在博客上看到我在湖北这边田地里面种小米,就给我打了电话——

魏:明攀,你在湖北种什么小米这不是胡搞吗?我老家才是中国小米最好的地方。
我:你老家哪的?
魏:我老家山西长治啊。
我:你老家山西长治,你又不会回家种地,我又没有能力到那边去种。
魏:如果我真能够给你在当地找到人,还能找到地,怎么办?
我:如果是这样,我就去试试。

没想到,他把自己在太原报社工作的亲妹妹给忽悠回来了。

过完春节到山西,我见到玲子,一看这么秀气,心里就凉了半截。但魏大哥的面子也不好驳,就想少种一点,控制规模。

第一年在山西流转的土地还不到100亩。没想到种植过程中发现,她虽然看上去柔弱,但是肯吃苦、有韧性,简直就是碰到了花木兰了!

她管理种植基地的能力,比我们很多男生都好。

基地的拓展,有一个核心原则:如果没有很靠谱的人,不论这个基地的自然环境多好,我们是不会去种植的。

△2016年·和玲子在山西小米地

Q:基地规模增大后,我们是如何管理的?

基地规模扩大的过程中,我们是希望能够形成自己的流程化和标准化,会定期巡田,观察作物生长状况及管理情况,并做记录,但也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

比方说,2016年苦竹基地,有一位分包管理者的300亩地,我们怀疑他在种植过程中用了除草剂,所以做了土壤和稻谷的检测,但是没有检测出来。

我们为什么要怀疑呢?因为根据小伙伴的日常工作记录,我们发现他的除草用工成本明显比其他地方低,低了一半,而且杂草和小动物都比较少。

我们让他总结经验,他讲不出来个所以然,我们就此开始展开调查。

这300多亩的谷子,最后全部按照市场价格卖给了国家,直接损失有100万左右。当年非常弱小。

我们加强过程管理的同时,最重要的是从机制上掐断他用化肥农药的动机。

动机无非是为了节约成本和增加产量。那我们就约定,成本低于多少、产量高于多少,跟种植管理者的收益无关,让他没有用农药化肥的动机。

这个过程,我们还在不断完善。

Q:规模扩大之后,遇到的主要难题是什么?

遇到的最大的难题,就是农村劳动力的不断减少。现在在田里工作的,主要是60多岁的长辈、还有70来岁的,50多岁的都不多。

我们必须实现全程机械化。现在卡在除草这个环节,今年婺源基地开始尝试,虽然效果还不太好,但是我们会不断努力,尽快突破这个行业的瓶颈。

Q:现在谦益除了做种植和初加工,还做深加工和文旅项目,为什么会走上三产融合的道路?

都是被逼的。我们前面讲了获客成本高,是因为信任链的建立需要很长时间。只是通过博客、微博、公众号上面的图片、文字了解,能够真正相信的农友只有极少数。

我们发现,农友真正到了农场,看到田埂上面大量的草,跟打了除草剂的田梗不一样,田里也能发现很多被钻心虫咬断的稻秆,包括我们的那个稻子长得比较瘦等等,他就会相信我们是真正做到不用农药化肥除草剂。

特别是五六月份的基地,晚上萤火虫很多,虚心谷、大庙、婺源都是一样,给来访的客户带来很多惊喜。
于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搞休闲文旅。虚心谷也好、芗舍里也好,一年365天随时到农场的基地来转一转、玩一玩,在基地随便看、随便问,眼见为实。

这是我们为什么要搞休闲文旅,为什么要做深加工呢?

起源很简单。最初的几年有很多粮食卖不出去,农友也不断询问,能不能有除了原粮之外的深加工食品,这事儿怎么解决呢?

后来发现,大米可以加工成麦芽糖、米线,黄豆可以加工成酱油、腐竹、豆瓣酱,所以等我们真正把食品深加工延伸以后,黄豆反而还不够了。

△谦益厂房和民宿

1黄梅生态产业园;2河南黑芝麻丸加工厂;3山西小米加工厂;
4房县黄酒加工厂房;5湖北蕲春虚心谷休闲体验基地;6山西长治芗舍里民宿。

Q:资金从哪儿来?如何解决资金问题?

早期的资金来源,就是农友支持的储值卡——信任我们的农友先把明年的粮食钱先付给我们,我们来好好地种田。

虚心谷的建设是,华中科技大学谭教授在设计完了以后,跟我说:“明攀,大概花20万左右,就可以把虚心谷建起来。”结果20万花完了,地基都还没搞完,当时就傻了。

因为不想半途而废,所以就想到了产品众筹这种方法——参与的会员先预付5万块钱,未来十年,每年发5000块钱粮食;虚心谷建成后,还可以带着家人每年免费地吃住若干天;因为这是一个独立项目,如果有盈利,还有少量分红。

不少农友,有的是发自内心的情怀来支持我们,有的是觉得这个事挺有意思来支持我们等等。这就是建设虚心谷的资金来源。

深加工版块,我们成立了唯简食品公司——专门做没有任何化学添加剂的食品深加工。

唯简食品公司的建设也是采取了众筹这种方式。当时差不多3天左右,筹集到了我们所需要的一千万左右的资金。

去年年底家园计划的众筹,规模就更大了。发展过程当中真的是离不开我们农友发自内心的支持。

我们的众筹,还进入了几个大学的MBA教学案例。他们把它当成现象级案例,来分析背后的原因,如果要说原因,其实就是不断地积累你的信誉,然后加深这种信任。

△2021年·谦益举办新农人水田运动会

三才之光

Q:从一个人到100多人,如何吸引年轻人来种地?

怎么说呢?首先是梦想。如果没有一个伟大的梦想,你就没办法吸引和你有相同梦想的年轻人。

第二是我们自己,每一年都在发生一些很具体的变化。我们能够攻城拔寨取得越来越好的业绩,小伙伴们的实际收入提高,各个方面条件改善。

再加上很多年轻人,喜欢半农半X的生活——收入不错,还有一种比较自由的生活方式,就能吸引更多的年轻人。

如果一直苦哈哈的,不是说吸引不到,只是吸引得少,那发展就受限了。

Q:这中间有没有特别印象深刻的小伙伴?如何留住他们的?

怎么留住?应该说有很多都留不住,这才是真实的业态。留下的就被我们当成功案例了。

像李陈鹏,我华科的师弟,入职4年,来自父母的压力依然很大。他父母觉得他着了魔,放着城里的高收入体面工作不做,非要去种地,像进了传销组织。

其实我也挺纳闷,人民日报、央视……对我们都有很正向的报道,为什么我们在父母的眼中就变成传销组织了?

难道真的是我们会忽悠、会宣传,小伙伴们被蒙蔽了?

因为历史的原因,农业反哺工业的剪刀差,造成父辈的印象是,当农民没有出路——只有啥都做不了的人,才会待在家里老老实实地当农民。

我父母刚开始四五年,甚至跟我一起在龙感湖的时候,也是很不理解的。直到六七年以后,他们发现,我的身体越来越好,加入的伙伴越来越多,周围的人也慢慢开始认可了,心结自然而然就没了。

Q:给周边的乡亲带来什么?

当地留守的乡亲,愿意做事的,在很多季节(农忙),能有一些常规性的、务工的收入。

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潜移默化的移风易俗。我们这些年轻人在当地的言行、生活习惯,都会在不自觉地感染当地。

比方说,我们刚来的时候,田地里面除草剂的袋子、农药的瓶子、还有各种塑料垃圾,在这个村庄及旁边是很多的。我们就年复一年、不断地清理,或者帮助清理。

可能刚开始的时候乡亲们没有觉得怎么样,他该怎么扔还怎么扔。你会发现有一部分人慢慢就会受你的感染,他会觉得,原来我们都一起把这个地方搞干净一点,大家都生活得更美好。

Q:对想进入生态农业的人说什么?

未来几年,生态农业,我认为会进入拐点,这个行业最终一定是能够诞生出一些参天大树,但是绝大部分从事这个行业的企业,最终只能变成落叶,这是每一个行业都逃不过的规律。

对想从事这个行业的伙伴,我想说,第一是能够坚定自己的决心,不要亏两年、亏三年,就不打算做这个事情了。

第二是,如果真的下定决心回到乡村,那就要把脚深深地扎在泥土里边。因为有很多农业失败的案例,就是开着宝马车或者开着很好的车子过来,站在岸上来指挥一通,实际上自己啥都不懂。结果到最后,“开着车子进来,踩着单车走”。

另外一个是,既能够把脚扎在泥土里边,又能够站在岸边深思这个行业的大势,能够看清楚我们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

Q:自然农耕十多年,个人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我这个人,最大的改变是我自己心性上的改变。刚开始做农业的时候,性格比较急躁,现在缓和了很多。

另外,我对很多事物的思考,包括对这个天、地、自然、还有各种生命的理解,最初是没有现在理解得这么深的。

Q:简单描述一下人与土地的关系?

用谦益的理念来回答这个问题。

最初是“为有缘人提供放心的粮食”,眼中只有粮食和人;

后来在种植过程中,因为和土地建立了感情,经常在田里思考问题,提出“与土地真诚对话”;

看到田间生活的各种动物,我们提出“动物吃剩下的,才是我们人类的”……

在这一系列发展演化中,包括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发展,我们最后梳理出——敬天爱人,万物共生:希望能够坚持天人合一、跟自然和谐共处的理念。

“敬天爱人,万物共生”是一个很大的共生观念,随着谦益的发展,我们将逐步实践我们的理念。

△2014-2021年·谦益的团队不断壮大

文图编:晨风

延伸阅读:

  • 关于谦益农业

谦益农业(湖北)有限公司始创于2009年的谦益农场,专注于生态有机水稻、杂粮的生产、加工和销售。在种植过程中禁止使用任何农药、化肥、除草剂,致力于打造中国放心粮品牌,并成为健康生活方式的传播者。谦益农业的种植、加工、销售均自主完成,以电商平台加超市O2O模式进行销售和推广。

2022年农场基地已拓展到湖北、山西、河南、河北、云南、黑龙江共六省12个基地,总面积逾万亩。谦益农业的火山岩石板大米等主粮、糙米小米等杂粮及黑芝麻丸、黄酒等深加工产品,已经销往全国30多个省市区,其名下香畴品牌已逐步走向了大众的视野。(点击了解更多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