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天 七月 21st 2024

披荆斩棘十二年,李明攀的自然农耕之路(二)

【社会企业】| Social Enterprise

赞助稿酬

图文:谦益农业,2021-11-11,黄梅报道

△2016年·李明攀在虚心谷

自然心法

Q:我们来这里种之前,这些乡亲们都是在用农药和化肥,那我们不使用农药化肥,能种出粮食吗?

记得刚到龙感湖的时候,他们认为,你不用化肥没问题,就是“我收一千三,你收二三百斤”。

他们第一年是非常怀疑的,就觉得你不打药,肯定会被稻飞虱啊这些虫子吃光的。他们观察了一年得出结论:“这小李啊,就是运气好,今年本来就没有多少虫子。”

等到第二年发现,咦?我们田里也有稻飞虱,但就是没有大面积爆发。他们就把自己打农药的遍数,从三遍改成两遍。

第三年发现,我们田里的稻子还是没有被虫子多少,或者说虫子没有他们想象的多,于是乡亲们把打农药的遍数从两遍减到了一遍。

这个时候他们才真正相信,其实自然是平衡的。

就像咱们这个稻田里边,你看,随便拔一根叶子,它其实已经被虫子咬得破破烂烂的,但是,我们这稻田里大量的蜘蛛、青蛙、飞鸟,跟虫子之间形成了一个动态的平衡。

当这个平衡建立起来的时候,虫子也有自己的生存空间,这其实是一个很和谐的画面。

你看这个稻子的分蘖有11根,稍微少一点,我们平常的稻子的分蘖差不多在15根左右,但是用化肥的一般在22-25根之间。

还有根系,真正用自然农法种植的,它的根系会非常发达,特别是毛细的根。去年我们华农的老师过来,到田里一拔,通过看根系就能判别出来,到底用没用化肥。

我们刚开始种植的时候,这个土壤的沙质化很严重,现在你看,它慢慢慢慢变成这种黑色的。

我们测过它腐殖质的含量,有4.8%,属于比较高的了,你可以闻一下,有土壤的清香味儿,泥土的气息。

要是用化肥这些,一是,它没有这么疏松,很板结,二是它的气息,已经完全不是那种非常自然的土壤气息了。

△田间生态·蜘蛛网

Q:自然农法用的老种子从哪来?

有好几年,网友一直质疑我们:“我问过我父母,根本都买不到老种子。你们说的这个老种子,肯定是骗人的。”我说,你这个是只问了你自己的父母,当你在行业里面坚持个五六年,有很多曾经不知道的事情,你慢慢慢慢就会知道。

在种植过程当中,我们到处拼命地打听老种子。第三年,在江西九江的深山里找到云香贡米、紫香糯等等品种。

还有一些农友,如果在他们老家听说比较好的常规种子,他们就会想办法弄到,然后寄给我们做试验。我们现在的试验田里,种了20多个试验品种。

Q:不使用农药化肥,又想有个好收成,是如何做的?

开始我们的产量是很低的。

第一年在龙感湖种的谷子,一亩地只收到300多斤。到后面,经过管理优化,学习优化种植技能,才慢慢提高到400多斤、500多斤、600多斤。丰收的年景,还能做到700多斤。

今年的谷子,因为八月份的雨水特别多,扬花期间受到很严重的影响,平均亩产量只有500斤左右。

为什么初期的时候只有300多斤谷子呢?

当初,虽然坚持的是自然农法,但是对生态农业的管理,是不懂的,甚至连种植紫云英做绿肥都不知道,就只想到往田里边撒点饼肥。

而且各个时期的水位管理、田间管理者的责任心、技术、调集资源的能力都不足。

在十多年的努力过程当中,小伙伴聚集得越来越多,再加上我们自己看各种古书——《天工开物》、《农政全书》、包括《齐民要术》,从古书当中去寻找智慧,再结合一年一年的实践去优化。

以除草为例。开始,这个田地我们耖得不是很平,所以管水的时候,有高有低,很容易干干湿湿的,没有被水淹住的地方,草就疯长。后来我们花了很大的代价,把田地耖得更平,这时水位可控,就能用深水控草。这些都是我们在种植过程中总结出来的细节。

去年、今年都在尝试用机械除草。牡丹江基地已经实现了机械除草,但是湖北这边机械除草的效果不好,还在不断地更新、试验。

Q:如何理解自然农耕中使用机械?两者是否矛盾?

这不矛盾,因为,就像我们现代人不可能赶个牛车到北京一样。

如果连一个最起码的工具都比较排斥,那就像耕田,如果说还要用牛耕,请问上千亩的地得用多少头牛?

就算能找到这么多耕牛,还有几个老人家能赶着牛耕地的?年轻人估计连牛怎么吆喝都不知道了。

△2012年·龙感湖人工除草 |2021年·婺源基地尝试机械除草

Q:第一年种麦子,撒到地里的8000多斤麦种全被鸟吃光了?

在龙感湖承包的第一块地,当时人家种的棉花,还没收。为了抢时间,我们就想趁着雨水把种子先撒到地里。

王哥这么建议我说:“小李,我们必须得把麦子拌农药,不拌农药肯定是被虫吃光、鸟吃光的。”

我说:“我们本来就是想回来搞这个自然农法,就比较纯粹的,你上来就建议我拌农药,打死不干这个事情!”

他拗不过我们,8000多斤麦种直接撒到地里了。

开始鸟比较少,隔不了几天,上万只麻雀、斑鸠都过来了,还有很多不认识的鸟。

王哥着急了,在旁边放烟花、还有炮竹,想把鸟吓跑。炮竹一放,鸟飞起来,像乌云一样,把太阳都遮住了,非常之夸张。

这些鸟虽然把我们的麦种子基本吃光了,但从后面的经历来看,这些鸟却永远地记住了这个地方——它们知道,原来这一片地,其实是不打药的。

后面再去种水稻啊、豆类啊,发现很多鸟在田地里面帮我们捉虫子,成了我们的帮手,它其实是生态平衡中的一环。

我们做自然农法,人心就是要有“一念之仁”这种善念的。冬天的时候鸟本身也很惨,你看冬天有很多鸟冻死的、饿死的。当时我觉得,这种“一念之仁”,可能冥冥之中就契合了自然农耕的大道。

Q:起步的时候遇到哪些困难?如何解决?

起步时候的困难,真是一言难尽。

首先是我们的钱亏光了,还借了很多朋友的积蓄,再没办法了,就跟农友商量,问大家,能不能把明年买米吃的年卡先买了,作为对农场的一种支持。

没想到我们的农友们都很支持,特别是有农友其实不需要买年卡,但还是买了,对我们的支持力度很大。

第二,在处理社会矛盾和打官司的过程中,实际上提升了自己的能力。

这种能力包含很多方面,比方说,我刚回来的时候,连一个村主任都不认识,因为过去就是搞工科的理工男,从来就没有跟社会上很多方面打过交道。

这就倒逼着你要去找村上的、再找镇上的,然后慢慢地再到县里边,法院啊这些你都要跑。

在这个过程当中发现,政府当中也有相当一部分领导,是发自内心地对我们这个事情是比较认可和支持的。

很多政府的领导,从小也是从乡村长大的,他一听就知道,我们这种生态种植方式,赚也赚不了什么钱,苦哈哈的,甚至有一种同情,希望看着我们把这个事做下去,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慢慢结交了很多朋友。

老天绝对不会只给你一个坎儿或者坑让你踩,踩完了坑对你没啥帮助。“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空乏其身”,就是让你很抓狂,这个时候,你才会去想各种事情怎么去处理,一步一步就这么走过来了。

Q: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特别感激的人和事?

肯定有很多感激的人啦。比方说——

2012年,我们创业的故事在楚天金报见报以后,首届全国道德模范吴天祥老师,专程赶到农场。

当时还在龙感湖,都是泥巴路,那个脚、鞋啊,每一步都是带的好多的泥巴。就这样一脚一脚,走了很远,走到我们当时自己盖在湖区的土房子里,来表达对我们的支持。

还有很多农友,对我们的帮助非常大。

最让我感动的是,2015年做了一个虚心谷建设的众筹,我记得非常清楚,山西那边,有位白师姐,给我这样留言:

“明攀,我是山西人,我就不吃米,一年连五斤米都吃不到。我参与这个众筹,只是为了谦益农场哪怕因为我的参与,能够多活一周也好。”

当时还没有山西小米基地,也没有面粉等产品。在最艰难的时候,突然看到这么一段话,觉得特别感动。

还有一个深圳农友,给我这样留言:

“明攀师兄,我也是学传统文化的,我手头上还有一些余钱,如果农场有需要,我现在就把钱转给你。”

我说:“好。”没想到他一下子就转了30万过来。

正是有很多老师、朋友、伙伴、农友的帮扶,我们才能够走到现在。

△2012年·吴天祥老师到龙感湖基地


Q:如何看待创业初期盈利的问题和自然农耕的前景?

创业初期,至少前六七年,我压根就没有想过盈利与否的问题。当时就是一门心思想着把这个事做好。

最初的时候自己肠胃不好,当时最真实的想法是:我来做这个事儿,救自己的同时,结缘更多跟自己一样肠胃不好、亚健康的人。

随着规模不断地发展,才开始想,我到底该怎样做这个事情,让它持续。

现在回过头再想这个事情的时候,才发现,很有可能是这种思维,反而是帮助了谦益,或者帮助了我们团队自己。

因为如果一开始我们就定下了一个盈利目标,说我们五年、六年、八年,我们要怎么盈利。估计这条道路可能早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最初的那个发心越简单越纯粹,那时才能“不管克服什么样的困难,一定要走下去,亏多少钱也一定要走下去。”

但凡一开始想着说五年要盈利,你会发现五年、六年了都不能盈利时,其实对团队的士气,包括个人的士气的打击是非常大的。

最初咱们做自然农法时,社会上没有几个人理解。

没有几个人意识到,不用农药化肥除草剂种田有什么价值,或者说,大家也没有觉得这样种植的食物,对自己的健康有多么大的帮助。

经过十多年发展,现在三高啊、包括很多慢性病比例越来越高。有不少人开始思考,至少食物是其中的一个原因,甚至是比较重要的原因。

现在愿意尝试生态农产品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已经能感受到黎明快来了。

从事这个行业的大部分企业,估计最后还是会倒下。谦益也做好了倒下的准备。

但是,至少我们过去的十几年、甚至未来的多少年在这个行业的努力,我们这一群年轻人是不会后悔的。我觉得,参与到这个进程当中,是挺有意义或者挺有价值的一件事情。

Q:生态农产品的价格比较高,高在哪儿?

我们的种植成本,主要高在人工。打田、育秧、插秧、施饼肥、人工除草等环节都很费工。这样来算,我们一亩地的实际种植成本差不多是常规种植的两倍。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产量只能做到常规种植的50%-60%,这也是目前粮食单价高的主要原因。

还有这个行业的获客成本很高。也就是说,很难通过一篇文章或者什么就让客户发自内心地相信,我们是真的生态农产品。

让大家信任的时间周期拉得越长,花费的成本越高,我们想在这个行业活下来,付出的宣传推广的成本也越高。

当然,这跟我们行业的乱象,有很多良莠不齐,也是相关的。消费者或者农友们,无从辨别谁是真的,也不知道到底该相信谁。

(未完待续)

延伸阅读:

  • 关于谦益农业

谦益农业(湖北)有限公司始创于2009年的谦益农场,专注于生态有机水稻、杂粮的生产、加工和销售。在种植过程中禁止使用任何农药、化肥、除草剂,致力于打造中国放心粮品牌,并成为健康生活方式的传播者。谦益农业的种植、加工、销售均自主完成,以电商平台加超市O2O模式进行销售和推广。

2022年农场基地已拓展到湖北、山西、河南、河北、云南、黑龙江共六省12个基地,总面积逾万亩。谦益农业的火山岩石板大米等主粮、糙米小米等杂粮及黑芝麻丸、黄酒等深加工产品,已经销往全国30多个省市区,其名下香畴品牌已逐步走向了大众的视野。(点击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