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四 二月 29th 2024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不是身体的残障而是周遭“认知的残障”带来“不自由”

【观点】| Insight

作者:廖智、王启凡,2022-12-03

王启凡:12月3日是世界残疾人日,想跟大家一起聊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什么是人?

昨天发布一条新的视频,评论区里有这样的声音(见上图)。这些声音一直都有。我们觉得这些声音代表着某一些人的观点,那我们也想借此表达一下我们自己的观点。

廖智:什么是人?在某度百科示意的描述是“(人是)能思维、能制造并使用工具进行劳动、能进行语言交际的高等生物”。在Wikipedia的解释是”(人是)具有某种能力或属性的存在,如理性、道德、意识或自我意识,并且是文化上建立的社会关系的一部分”。

王启凡:那么从这点看来,所有的人,生而为人的一天就是人,并不会因为有差异性而有所改变。那么什么是正常人?只要是人就是正常人。不正常的人,也就是不符合人的基本属性的人,是不存在的,除非他是外星人。人群中的每个人都不一样。长相、性别、肤色、经历……每一种因素都导致了这种不一样。这不是不正常的,而只是差异化,所谓百花齐放。那么,什么是差异化呢?

廖智:大白话来说啊就是,“差异化”代表着世界上不可能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只是往往一部分人会人为的、刻意的给这种正常的差异化贴上不正常的标签,而导致一部分人被称之为“不正常”。

王启凡:比如说,我和我老婆在家穿着很正常的居家短裤,跳了一支其它博主也都在跳的很正常的舞,可是没人叫我穿长裤,却叫我老婆穿长裤,这就是不平等刻板地歧视有差异化的人。腿明明在身上,人人都可以选择穿长裤或短裤。我老婆穿短裤就是成为一些人眼中的“问题”。做“人”不是这样做的!大家都是人,人何必为难人呢?

我是假肢工程师。假肢作为生活中的一种辅具,就像眼镜、助听器、牙套一样,为了有需要的人生活更便利美好。要让一个截肢的人遮住它的假肢,除非全世界的近视眼都遮住自己的眼镜。如果没有人需要遮住自己的眼镜那就没有人需要遮自己的假肢。

廖智:我们常常接待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一些截肢朋友,他们都说,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敢穿短裤,敢穿短裙到处走,觉得很自由,很洒脱。可是回到家乡呢,就要把假肢遮住,捂得严严实实的,不敢给人看到。这种“不敢”就是“不自由”。这种“不自由”不是身体的残障带来的,而是周遭“认知的残障”带来的。

王启凡:对他人随便一句评价很容易,张口就可以,但要修复一个人的自尊感和价值感,却需要很大的努力。

廖智:老实说,我们做短视频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希望让更多的人看见,残障人士的生活可以有不同的方式和活法,最起码,每个人都拥有穿自己觉得舒服和喜欢的衣服的权利,拥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个权利是没有人可以剥夺的。

王启凡:我们每年都在组织残疾儿童和健全儿童一起游戏、学习的公益活动。很多残障孩子在活动中活泼开朗,但回去以后又会被周围的闲言碎语压伤。我们发现参加这些公益活动的孩子们都很包容平和。他们从来不会对着残障同伴的穿着指指点点,他们尊重别人的自由。

廖智:俗话说啊“一句良言三冬暖”。这条视频呢,不是在为我自己争取权益。我敢穿着假肢满大街走,敢拍出这样的视频给万人看,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怎么想,但是我知道走出来这条路是很漫长的过程,需要很多的支持和鼓励。我认为一个已经超越了所谓“正常”和“不正常”的论断的人,有责任站出来替那些还不能超越他人评价的人发声,让他人看见希望,也让从未思考这个问题的人得到新的启发,有新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

王启凡:人是一个整体。就像我爱我的老婆,不是去看她的身体某个部分,我选择我老婆也不是选物品,我看到的是她整个人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友善和自信,这是完整的、可以陪伴我一生的品质。

廖智:对于那些囿于外貌或其他方面跟周遭人有明显差异化而受伤、沮丧、难过的朋友们,我想告诉你们:你很好!你没有问题!你很完整!你只是在这趟人生旅程中经历了比其他人更多的熬炼,这是你从火里走过,勇敢面对火焰的勋章。做自己,总会有人因为你是你而爱你。加油!

我们爱你!

图片来源:廖智视频号(公众号:廖智的喜乐生活

转录编辑:一一

延伸阅读:

廖智:被故事选中之后

支点与成长,小笼包与肖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