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六 六月 15th 2024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130多个变种,疫情有了新变化

【城市】| City

作者:大鱼说小事,2022-12-24


形势严峻

最近,很多老人阳性后,再加上基础疾病,匆匆逝去。

据媒体消息,中青报原副总编辑周志春,感染病毒后因为基础病12月8日去世,享年77岁。周志春7日核酸检测阳性,居委会准备第二天复检,不料当晚1点多去世。据身边人介绍,周志春7日那天心情还不错,以为阳了就阳了,就是一次“小感冒”,像平常一样吃吃睡了,没想到深夜就去世了。

据财新网报道,《人民日报》著名记者、前《新闻战线》总编辑杨良化在感染病毒后,因细菌性肺部感染不治去世,享年74岁。杨良化于12月10日开始高烧,抗原测试为阳性。因抵抗力下降,肺部细菌感染病情加重在朝阳医院ICU全力抢救两日后于15日逝世。

长城战略咨询创始人、北京市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所长、北京与仁科技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德禄先生于2022年12月14日6时57分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66岁。熟悉的朋友介绍,王德禄12号上班发现阳了,13日上午发烧,晚上吃了退烧药睡下,14日6点多,家人发现他已经去世。据他家人讲,王德禄没太在意,把它当做“小感冒”了,吃了退烧药就没有当做问题。没想到说走就走,连一声告别都没有。

原电力部副部长齐明的妻子17日去世,她儿子写道:我老妈15日被物业上门修暖气的工人感染阳了,并开始发烧39度。16日回光返照半天多,两个照顾的阿姨每时每刻都在群里和我们哥几个家人连线,报告病情。我们还以为开始走向好转……17日上午出现病情急转直下。电话联系120,答复你家离宣武医院1.5公里太近不管送,你们自己解决。我们多次哀求也不予理睬。我和我二哥紧急号回家并送到宣武医院急诊。那场面我惊呆了,人挤人人挨人。在急诊大厅的地上开始抢救我老妈,人工复苏,打肾上腺素三针,历时二十多分钟抢救无效还是走了……在急诊大厅的五十多分钟时间里,身边的老年病人三位无一幸免全走了,惨不忍睹。悲痛欲绝。老人家走了后就推到太平间。我一进太平间差点晕死在门口。太平间里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横七竖八的堆放的全是尸体。不计其数。抢救大夫说这几天送来的85岁以上的老人没有一个活着回家的。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储兰兰也于12月18日去世,她不抽烟不喝酒,还打了四针苗。根据了解,在储兰兰离世之后,有一位自称是她本人徒弟的网友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当中透露,称储兰兰离世的原因实际上是因为确诊后引起了一些并发症,最终导致自己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据清北两校讣告栏公布,最近短短一个月时间,两校密集去世的教授就有百人之多。

上面只是见诸媒体的知名人士,至于朋友圈等各社交平台公布的因疫去世的消息更是数不胜数。

缺医短药

据界面新闻,某原料药企业工作人员介绍,国内无论是原料药还是制剂的产量确实非常大,但其完成生产是需要时间的,比如,一个工厂生产400吨原料药需要1个月,随后把这400吨原料药卖给制药企业,预期它大概能产4亿片布洛芬片;但是制药企业生产也要时间,而4亿片的布洛芬片,就算是千万级别的产能,也至少要生产10天;累计算来,从400吨原料药到4亿片药片至少要40天,这是非常顺畅的状态,且不包括流通、零售等环节。前述人士表示,目前由于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的大增,物流、人力等各方面存在困难,供给周期在变长。但反观需求端,国内现在一天消耗4亿片布洛芬片不是难事,“相当于前面企业忙了一个半月,国内一天就能消耗掉,根本追不上。”

一天消耗4亿片布洛芬,加上其他退烧药物的使用,可以大致推算目前全国感染人数当在3亿人以上,这还是最保守的估算。
前段时间,社交平台爆料,一些地方儿童退烧药一药难求,以致美琳黑市价格达到3000元一瓶。

几个疑问

① 这一次的疫情传播很诡异,传染速度创下古今中外所有传染病的纪录,即使外国去年全面躺平和历史上的黑死病也没有今天的疫情传播之快。

卡塔尔世界杯几十万上百万人聚集没有传染,阿根廷上百万人聚集街头没有感染,中国仅仅放开半个多月就达到现在这种规模,并且官方宣称目前有130多个奥密克戎变种涌入中国。以致包括司马南、林治波等人直接质疑是否有人故意投毒。

② 原来方舱里关着的所有人,全国最少应该有几十万吧,基本全无症状,这一次放开后特别是北方染疫者几乎全有症状,并且很痛苦,这有悖常识。官媒报道说,放开后短短几天有新变种130多个传入我国。外国对中国纷纷关上大门。全国多地火葬场告急。那么,现在大家感染的还是奥密克戎吗?

③ 放开之前,人人核酸加上三针疫苗能够完成,目前中国却能把退烧药买断货,不合常理。沈阳的东北制药加班加点生产退烧药,只卖2块钱一板(20粒),不早不晚,随后就被管理部门找个毛病罚款1.3亿元,是何居心?

至于几毛钱成本的试剂检测盒被炒到十几、几十元,制造大国生产那东西是难事吗?

凡此种种,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④ 放开之后,感染病例增多,公众正是需要管理部门提供退烧药、检测盒等服务的时候,原来遍地的街道、社区、大白工作人员突然消失了,像屁消失在风里一样,没有了,不见了。真正需要他们为人民服务的时候,人呢?

有人说,你们不是希望像外国那样躺平吗?现在求仁得仁,全国放开了,又抱怨什么呢?这是一种很无知无耻的说法。外国的躺平是居民躺平,不是政府的职能和服务躺平。纵观世界各国,放开前都会提前做好各种准备和预案,提前预告,提示大家储备必需的药物和生活物资,并且随时提供各种帮助。好多原因大家心里都清楚。目前确实很难, 但把责任归到“放开派”,这个逻辑非常奇怪,因为中国之所以会放开,原因是防不住了,不是因为“躺匪”或者谁的鼓吹。如果说一定要硬着头皮继续防下去,那代价根本不可承受。

事到如今,每个人都要接受必须阳过一次的结果。大家已经知道了开头,谁也没能预料到是这样的结尾。

编辑:一白

图片:建筑系列 |JM摄影记者 萨其马

延伸阅读:

《抗疫见闻录》

回归正常生活,中国要怎么过免疫屏障这一关?

内是否仍有德尔塔流行?是否产生新的变异株?专家解答

回归原理,在疫情中如何保护自己

上海本轮监测到30个奥密克戎亚型毒株,尚未发现致病力增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