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一 十月 3rd 2022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卡米拉的治愈地球日记(4)

【专栏】| Conlumists >超越平凡的生活

赞助稿酬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山谷 翻译

2019年11月17日  肉食

蒂姆在自家牧区射杀了一头野鹿。

他正把从父亲那儿学到的东西教给自己的孩子们,让知识和经验代代相传。

鹿肉经过分类处理,冻起来可供我们一家人吃好几个月。

肉……吃还是不吃?在当下的气候环境条件下,什么是最佳的选择?

这是一个令人困惑的世界。老实说,如果买不到散养的、再生农场出产的肉类食品,我可能不会吃肉,也不会让我的家人吃肉。

我尽量不吃工厂养殖出来的肉制品、鸡蛋或奶制品。市面上流传的很多观点并不正确。我不认为高度加工的“假肉”是好的,相反,我连碰都不想碰。如果把这些“假肉”丢在外面,即便是狗和昆虫都不会吃这种加工过的垃圾。

我能理解素食主义者吃素的选择,但他们是否了解养殖肉类对环境和气候变化的作用,是否了解再生农场养殖模式如何产生巨大的积极影响?

非常幸运我们生活在农场,唾手可得健康的肉、蛋和野味。

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也能直观感受食物从哪里来、体验如何获取、种植和烹饪这些食物。


2019年12月5日 新的希望

蒂姆带着满身的鱼腥味,咧着嘴笑眯眯的回到家。他闻起来就像是个鱼贩子。

我问他改造农场是否快乐,就像我为环境做点小事时一样的快乐。

他笑着答:“确实感觉很好,而且很有趣!我可以不断尝试、权当做游戏而且很开心。”

再生农业运动让快乐重回农业,给我们的未来带来希望。

新西兰农民当前的心理健康状况很糟糕。最近一篇报道说,尽管新西兰的农产品价格保持稳定,但农民的信心下降了 33%。这源于新西兰政府为应对气候变化和恢复水质所做的政策调整,特别是针对农业部门。

为应对气候变化,每个行业的确都需要改变。我觉得,以农民为目标对象,政府在如何才能真正改变现状这个问题上知之甚少。与其制定不切实际的法律条款,对所有农场一视同仁的征税,为何不找出问题的根源。

不能再采取权宜之计了,我们需要找到根本原因。农业可以被改变。例如,牲畜的碳排放问题。恰当管理的牲畜实际上可以成为碳汇已被证明(比如,白橡木牧场)。通过教授、支持和激励农场良好的放牧实践和土壤健康管理,可以解决环境所面临的主要问题,同时让农民获得信心和更好的利润,达到双赢。

(未完待续)

“儿童环保教育项目合伙人, 是你吗?”,点击此处了解更多详情

作者:卡米拉·卢瑟福(Camilla Rutherford),专业摄影师;毕业于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出生于苏格兰,现定居新西兰;其作品多次获得各类新西兰及世界摄影师奖。
图片:
卡米拉·卢瑟福(Camilla Rutherford)摄影作品。版权归属原作者,引用已获其授权。
编辑:Wind

延伸阅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