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天 七月 21st 2024

用生命救助了2000多只“毛孩子”,我们记得郁雷鸣

【专栏】| Conlumists >超越平凡的生活

赞助稿酬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望舒,上海,2023.10.06

看到自媒体上的文章,方知晓这样一个大男孩去了天堂——2023年8月5日,郁雷鸣因病去世,年仅46岁。很遗憾,JMer没能在他生前传播他和毛孩子的故事,特整理各方信息,希望能拼凑出一个平凡、美好灵魂的生命片段。因为,他值得被这个世界记住。

30岁是郁雷鸣人生的分水岭。在此之前,他生活在上海,过着平凡的生活,开着一家公司,出入保时捷代步,和相恋9年的女友好事将近,父母也为他准备了婚房;而此之后,他建立“常安动物救助中心”,和救助的2800多只流浪动物一起生活在山里,孤身一人没车没房一身贷款,还恶疾缠身。

这一切缘起于“小艾”丢失。小艾是郁雷鸣从小养到大的狗,乖巧懂事通人性,被他当作自己的孩子一般。小艾丢失后,郁雷鸣很是伤心。在寻找小艾途中偶遇一只遭遇车祸的流浪狗,他穿越车流抱起受伤的小狗直奔医院,后来把它带回家照顾。从此他与流浪狗结下了不解之缘,无论走到哪里,只要看到流浪狗,都会把它们带回家检查。家里的狗越来越多,他又租了房子来安置它们。

世上很多事,如果不刻意关注,你都不会意识到它们的存在。郁雷鸣本以为养狗的人都和他一样爱狗,关注流浪动物后,才发现社会上有那么多命运凄惨的流浪狗,它们大多是被不负责任的主人遗弃。在他的认知里,将不具备野外生存能力的宠物丢弃无异于虐杀。这些小动物在户外只能啃食垃圾,不断感染病菌,被人驱赶虐待,在车流中丧命……怜悯之心让他备受折磨,这也促使他走上了对流浪动物对救助之路。

残疾和疾病需要照料的猫狗,很难领养出去,所以必须要有场地来收留它们。由于救助的流浪猫狗数量急剧增加,他建立了“常安动物救助中心”;抽不出时间管理自己的生意,两相权衡下,他卖掉了公司;花在动物救助上的钱越来越多,他卖掉了婚房、跑车,连人生最后的保障——父母给的保险都提前预支的一干二净。他把所有的积蓄全部花在了毛孩子身上,和毛孩子们生活在山里,一件蓝色的棉衣,不知穿了多少年。没人知道这一步步的抉择背后,郁雷鸣是如何做的取舍。曾经,家人、朋友都劝他放弃,郁雷鸣自己也动摇过。可是看着自己救下的小生命,他始终无法割舍。相比把这些毛孩子送去安乐死,他更想再坚持坚持。人类犯的错,凭什么让这些无辜的小动物承担?

命运推着他一步步向前。巅峰时期,郁雷鸣收养了2800多只流浪动物,这些流浪动物因为有他而有了“家”,没有被饿死、冻死。自此,他变成了世俗意义上的“穷光蛋”,孤身前行,迎接一次又一次的挑战。

养这么多狗,每个月的狗粮就花去了10多万元。小狗需要良好的成长环境,夏天通风,冬天取暖,水电费也是不可忽视的开支。他一个人忙不过来,一些热心的志愿者过来帮忙照顾这些流浪狗。因为狗的气味和吠叫让邻居难以忍受,他不得不搬迁基地,起初住在上海南汇,后搬到奉贤区,再搬到更远的崇明。

2018年,因为上海政策调整,基地的猫舍狗舍都要被强拆。当时近千只毛孩子又要面临流离失所的风险,郁雷鸣愁的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听说安徽可能有住所可以搬迁,郁雷鸣连续几个月奔波往返上海安徽两地,一边照顾着基地翘首以盼的毛孩儿,一边一趟趟的找可以租赁的场地,终于来到安徽的“常安新基地”。

救助中心有两千余只流浪狗、流浪猫,还有些牛羊鸡鸭鹅,动物生存所需的粮食、医疗、场所租赁以及员工的工资加起来,每个月的开销在20万元左右。“常安动物救助中心”的志愿者亲切的叫他“小郁”。救助流浪动物的这16年,小郁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半,人也疾病缠身,过早衰老。中途,命运还给他开过几次残忍的玩笑。

刚搬到山里时,只有像猪圈一样的泥房子。2020年7月,安徽宣城接连出现强降雨天气,引发了山洪。偏僻大山里排水系统不完善,基地被淹掉大半,水最深能没到大腿处。风雨交加中,郁雷鸣和四面八方赶来的志愿者一边转移被水浸泡的毛孩子,一边马不停蹄抢救物资。双腿连续在洪水里浸泡几乎失去知觉,双脚浮肿变形,疲惫不堪的身体似乎随时都要倒下。好在,被水冲走的狗狗找了回来,他在乎的毛孩子们都平安。好在,这一仗算是扛过去了。可上天好像一直在和这个可怜的好心人开玩笑,非要他渡九九八十一难不可。

2021年1月18日凌晨,火灾席卷而来。3吨狗粮、500床棉被全部被烧毁,昔日温馨的基地烧得只剩空壳。因为一次又一次,挣脱消防员的拦截冲进火海救狗,小郁的脸上、手上、身上都被烧得皮开肉绽,熏得炭黑。他的心也被火光烧破了个洞。

2022年9月份,因为被投诉,基地被限期搬迁,这一条他以为可以安稳下来的路,又一次遇上了波澜。眼看自己和毛孩子们要流落街头,郁雷鸣心急如焚,孤身奔波辗转多个场地,终于赶在期限前让毛孩子们搬进了新家。

“常安,常安,就是希望基地里的毛孩子们都能一直平安健康”。但守护它们“常安”的郁雷鸣透支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生命。饮食不规律,从自己嘴巴里省粮食,长期的营养失调让小郁得了肾结石。起早贪黑照顾毛孩子,每天至少要弯腰上千次,他还患上了腰椎盘突出、骨刺、胃病、风湿性关节炎……天气一冷,疼痛就从骨头深处辐射到全身,走路都要靠拄拐,严重的时候,夏天也要拄拐。翻开他桌子上厚厚的一沓“医疗缴费单”,会发现每一张都来自宠物医院——“受伤的毛孩儿,比我更需要被医治。”郁雷鸣身边的志愿者说:“多苦多累多委屈,他从来都不吭一声。唯一的一次崩溃大哭,是因为基地的小猫不治离世。”

郁雷鸣没有怨言,倾尽所有,只是为了帮助流浪动物与命运抗争,让它们生得温饱,病有所医,死有归属。他坚定地执着于自己的信念,从不后悔为流浪动物所做的一切。他将流浪动物的福祉视为自己的使命,不遗余力地倡导领养代替购买,推广宠物领养,竭尽所能为它们争取更好的生活。

他不在乎粗糙的双手和黝黑的皮肤、不在乎满脸的皱纹和满头银发,甚至不怕身体透支发出的次次警告。他只怕自己没办法照顾好救助的毛孩子们,怕有一天基地弹尽粮绝,让这帮可怜的毛孩子忍饥受饿。

今年6月,小郁咳嗽了一个多月,浑身无力,瘦了20斤,被基地的志愿者逼着去了医院。在经过一系列详细的检查之后,医生告诉他,他的肺里发现了100多个结节,其中一些有癌变的风险。小郁之前曾被确诊阳了之后得了白肺,以为自己年轻没问题,就硬扛,加上要照顾基地的毛孩子,没时间去治疗,错过了治疗最佳时期。

因为放心不下基地里的2000多只流浪动物,郁雷鸣拒绝了医生的住院建议。他只带着一些药,就返回了宣城大山里的救助基地。可是,药物治疗对郁雷鸣的病情没有太大作用。回到宣城后,郁雷鸣每晚出现食欲不振、气短和高烧等症状。志愿者们意识到他的病情不是简简单单靠吃药就能够有用的,在7月22日因呼吸困难再次将他送回医院。这一次,郁雷鸣的病情已经严重许多,医生直接下达了病危通知,将他紧急送入ICU进行插管治疗。

生命垂危之时,郁雷鸣心中却仍牵挂那些无依无靠的动物,遗言让人泪目。郁雷鸣的母亲发布讣告,感谢所有好心人对郁雷鸣的捐款治病之举,但也希望大家不再继续捐款。她表示,剩余的捐款将按照儿子的遗愿,用于关爱那些2000多只流浪动物。在他走后,志愿者们在常安的视频号上更新了中心的近况:

“小郁离开后,基地只有阿姨及工人在,没有其他人,基地的狗狗们目前生活一切如常,没有安乐。”

“郁先生去世前后都没有想过要把基地狗狗分流,安乐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凡事有关要分流和安乐郁先生基地狗狗消息都是虚假信息,请大家不要上当和扩散,我们欢迎和恳请愿意帮助(常安流浪动物基地25906203490抖音)毛孩子的爱心人士多多关注小郁基地并且给予支持和帮助!”

我们都记得郁雷鸣!

编后语;

小郁的故事让我想起一部老电影《忠犬八公》,日本、美国和中国都相继拍摄过三个不同的版本。“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同价值观的人对小郁救助流浪动物一事的看法截然不同。小郁的大爱和无私在有些人眼里是“不值得”——为了救助动物,自己过的如此悲惨,不值得;没有好好照顾父母,不孝;和相恋九年的女友分手,无情;浪费资源在动物身上不如救助需要的人……小编看到这些评论时,大脑里冒出如下问题:

人与宠物之间到底是主人与宠物的关系,还是家人的关系或其他?

遗弃婴孩、老人和宠物,这三者之间有什么区别?

为何那么多人遗弃宠物?根源是什么?如何解决?

像小郁这样倾家荡产、奉献半生做救助动物的人,为何无法过上体面的生活?是什么阻挡了“郁雷鸣们”获得足够维系运营项目的资源和持续发展的支持系统?

面对世间种种,大部分人只看到了结果,小部分人会追问原因,少数人进一步去寻找解决方案,极少人身先士卒的解决问题——哪怕只能解决一点点。无疑,郁雷鸣属于让人敬佩的“极少人”。

参考资料:
https://www.sohu.com/a/655199220_100141527
https://www.sohu.com/a/726095469_121119269
https://www.petdhw.com/show-22256.html

图片:来源网络

编辑:一 白

延伸阅读:

常安流浪动物救助基地现状

常安动物救助中心(微博)

爱猫失踪后,我只身一人揭开屠猫黑色产业链

“流浪狗基地”在多个公众号募捐,部分善款去向引争议

做流浪动物救助11年了,所以劝大家不要头脑一热就干这个

+++++++++++++++++++++++++++++++++++++++++++++++++++++++++++++

感谢陈娅女士赞助本文稿酬

+++++++++++++++++++++++++++++++++++++++++++++++++++++++++++++

全部稿酬由JMer与上述赞助人联合捐助给常安流浪动物救助中心

捐款凭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