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六 六月 15th 2024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蒋勋:盼疫情消散,愿众生圆满

【城市】| City

作者:蒋勋 ,2022-10-04

2022年的夏天很特别,从春天到初夏一直在下雨。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最低温的五月。大概到六月中旬的时候,雨就停了。你就感觉到这是一个明亮的夏天,因为阳光很亮,亮到眼睛都睁不开。

今年我的心里一直有某一种期待。疫情真的很久很久了,人与人之间也不敢有太多的接触,很多的活动都因此停止。

2022年五月到六月台湾疫情非常严重,我几乎中断了跟外界所有的接触跟来往。对自己负责,也对别人负责,尽量避免感染这种事情。

我唯一做的一件事就是每天早上起来,慢慢沿着淡水河走到渡船头。我有一个画室在渡船头,不是很大,可是很安静的一个画室。所以我每天走四十分钟到这个画室,听着音乐,然后开始画画。

蒋勋:盼疫情消散,愿众生圆满

音乐的力量

很多喜欢音乐的人可能特别选一个今天要听的音乐。可是我不是,有时候我连续好几天都在听同一个音乐,甚至有时候只有人声没有伴奏。这种音乐是教堂里面对于圣歌的咏唱,是有信仰的声音。

在巴黎读书的时候,每个礼拜天的下午五点我就会很主动跑进圣母院。因为大概在五点前后就会有圣诗的咏唱,我很喜欢在教堂里听人干净的声音。

我在音乐厅、歌剧院都听过这种演唱,可是气氛完全不一样。巴黎圣母院,一个古老的石头建造的建筑,它里面有很多很高的拱,人生的声音,好像是从天国慢慢慢飘下人间来的。

我觉得音乐里面还有一个部分是氛围。在巴黎圣母院这样一个古老的石头建筑的拱廊之间,那个干净的人的声音的回荡,里面有一种力量。

媒体的力量

疫情时刻打开手机看到的讯息都是让大家很焦虑很慌乱的。

我们的媒体常常很夸大一种死亡或者是惊恐,尤其是报道两岁三岁孩子染疫的时候。我相信孩子的父母是非常焦虑的,可是我也怀疑媒体是不是过度的放大了这个焦虑?有多少家里有孩子的父母看到这个消息,会失眠会惊慌?

媒体在释放讯息出来的时候,要考虑到会造成什么样的社会影响。你可以报导,你可以提醒大家要小心,可是你要有一个安慰的力量。

在疫情的慌乱当中,我们好像少掉了这个安定的部分。事情是很严重,可是可以好转,我们可以期待好转的到来。

比如,我今天到医院看一个朋友,我知道他病况很严重,可是我还是要给他找到一点有转机的机会,或者是一个安定的机会,让他觉得有一个支撑的力量。

你总不会跟他说,反正没希望了,你就完蛋吧。我想人性里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所以我当时就希望能够画一些画,首先是安定自己,其次是给别人安定的力量。因为我也慌了,怎么连幼小的孩子都染疫了呢?

如果自己在这个年龄离开人间,我觉得好像你也玩过了,该去的地方你也去过了,你没有那么大的遗憾。

可是孩子、青少年,他们的生命才刚刚开始,他们应该被祝福。

画作的力量

所以,当时我就想画一张祝福的画。有一次我在一个餐厅里面,看到他们在很简单的玻璃瓶里面插了三朵菊花。这种菊花一般被称为“牡丹菊”。

它非常大,开放以后,几乎是一个完整的圆形,从花蒂到花蕊中心的地方,颜色慢慢由绿色过渡到浅粉红色,然后越来越浅,最终呈现出一种白色。

三朵菊花都是圆形的,它给我一种很圆满的感觉。

在东方“圆”有一个特别的意义。为什么在“圆”底下要加一个“满”,变成“圆满”?为什么我们每个月都会期待月圆?因为“圆满”里面有一种祝福的意思。

初一初二初三的月亮是新月,它也很美,可是我们叫“缺”。月缺的时候,我们总是缺憾。在缺憾里面,人们期待一个月中月亮完全圆满的那天,就像我们期待中秋节晚上的月一样。中秋的月光是这么明亮,这么圆满。

所以我就希望能够画一张画,在这个充满了缺憾的,惊慌的,焦虑的疫情时刻,给人一种圆满的祝福。

我有速写的习惯,当时也画了素描。所以我就从手机里面找到这幅素描,开始在空白的画布上把这三个圆完成。

它是浅浅的粉色,要用什么样的颜色才能去衬托这个浅浅的粉色呢?夏天的阳光非常合适。所以我就用很明亮的黄色来衬托。

黄色是高明度,红色是高彩度。高彩度是很容易被看到的,所以如果在一群人穿不同颜色衣服的时候,你穿了红色,你就很容易跳出来,所以民间很喜欢用红色表达喜庆的感觉。

我也注意到,古代的皇室常常用明黄色。因为黄色的高明度,它在很多颜色里,也会立刻跳出来。所以我就用它来衬这个浅粉色。
这张画大概画了一个多月,很希望这张画能够变成对大家的一个祝福。

浅浅的粉红跟金黄,这两个颜色都是愉悦的,都是夏天里愉悦的祝福的颜色。特别是大家在疫情当中,心情沉重慌乱的时候,我希望这幅画能够带给大家一种温暖跟喜悦吧。

艺术对很多人来讲,其实是可有可无的。可是,我想艺术、美存在的一个价值,就是让人在沉重的、严肃的、痛苦的时候,可以让人们喜悦起来。

这是我的一个小小的心愿,希望这幅画挂在一个台北的闹市区的角落,给大家一点祝福。

本文转自蒋勋官方粉丝公众号

作者:蒋勋﹙1947年-﹚,台湾知名画家、诗人与作家。福建长乐人。生于古都西安,成长于台湾。台北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艺术研究所毕业。现任《联合文学》社社长。
编辑 :王赟
配图:蒋勋画作|图源:蒋勋官方粉丝公众号(jiangxunfm)

延伸阅读:

《抗疫见闻录》

许纪霖:上海静默,让我们重新认识世界,回到内心的情感

烟火流年

逝去的春天,身边的温暖

封了57天后,在小区发现了84种草药,43种野菜

千年古城雷根斯堡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