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二 七月 23rd 2019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当蜜蜂遇到鱼(三)

forsale

【城市】| City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茉莉,香港报道,2011.11.20

种“公益种子”的喜悦

“经过几年的实践后,我在反思为什么国际NGO扶贫项目效果不明显”,二蜜蜂在博客里分享他的公益见解。“在一两个村子里投入太多资源,在一个小试点上效果不明显也不具备可复制性,难以向政府推广。既然这样为何不改变策略,将项目结果当次要目标,将培养人才放在首位?国际NGO最大的优势是为中国本土带来新的理念和工作方式。他们应该发挥自身长处,把项目当做手段——通过项目为本土公益行业训练领导人才,这样才能产生几何效益。”

很多支持国际NGO的捐款人不容易接受这种目标的转变。二蜜蜂说,“传统上他们对NGO的定位主要还是偏向慈善、扶贫之类。尤其要看得见一些实在的产出,比如要建成一所学校,(他们)才认为捐赠的钱是有结果的。”

对时下兴起的大学生公益创业,二蜜蜂认为NGO不要有太多概念,不然容易成为口号。大学生工作难找,首要应考虑如何养活自己。在生活有保障后,再通过公益的平台接触更多的点,再看看有没有公益创业的可能性。“但不管怎么说,有人愿意创业是好事情。只有创业的人越多,有不惧怕创业失败的氛围,这个社会才会越来越有活力”。

在他看来,大学生公益创业有着一定的优势,比如失败的成本低;大学生胆子大,初生牛犊不怕虎;想法新,敢打破常规思维。不足之处在于他们没有经验。当初他负责的“农村志愿者计划”也是帮助大学生思考自己的方向的契机——是在NGO工作、到NGO创业,还是回归商业。

有科学研究表明,30-39岁是大部分人最富创造力的时期。二蜜蜂在这段时间遇到了非鱼,倾注大量的业余时间创办了NGOCN。非鱼从20出头到30,青春最灿烂的岁月与NGOCN相伴成长。

对话

JM:你的公益热情从何处来?

二蜜蜂:存在感,自我价值的实现。

JM:对生活想法?

二蜜蜂:存多一点钱,买个大房子,和大多数人的想法没有本质区别。

JM:你做公益的目标是什么?

二蜜蜂:找到对的人,引导到公益路上来。当年搞了两期“农村志愿者计划”。第一期的三个人现在有两人在NGO机构工作,一个业余做公益。第二期参加实地面试的5人都参加了公益的工作,效果不错。

JM:你如何界定公益在你生活里的定位和比重?

二蜜蜂:每个人情况不一样,但大部分人都没法放弃原有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公益。因此公益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是个人工作的一种补充。这样公益才能主流化,常态化。当然,人处于不同的阶段,生活的重心也会不一样。有的人可以拿出几年时间全身投入公益,再回头看是很好的体验。把这种经验带回到往后的工作和生活里,影响身边的人,也是不错的。

编后

和二蜜蜂从黄昏时分聊到餐厅打烊,我能感觉到他很珍惜与非鱼的友情。一份共同愿景让两个不同成长背景的人走到一起,通过NGOCN这个平台共同践行公益。虽然这份情谊没有豫让击衣的壮烈,没有伯牙子期的诗意,没有管鲍之交的深刻,但是依旧让人羡慕。

有人说NGOCN是中国公益草根组织成长的一个写照;有人说NGOCN发展到至今的定位一直不够清晰,所以遇到了瓶颈;有人说NGOCN忽略了与当地政府的关系建立,拖累了自身的发展……

任何组织的发展都脱离不了大环境,难免会打上时代的烙印。不论是商业机构或者公益机构,其反映的是当下,却也是未来的历史。也许,我们现在能做的可能都只是累积,又或者是为后来者做的某个方向上的尝试。

NGOCN也是如此。毕竟他们是第一批尝螃蟹的人。



(全文完)

编辑:Mid、Ben

延伸阅读:

经过几年的实践后,我在反思为什么国际NGO扶贫项目效果不明显那种我反思过乐施会扶贫项目的‘目标为导向’效果为什么不明显”,二蜜蜂说在一两个村子里投入太多资源,在一个小试点上效果不明显也不具备可复制性。它的目标体系决定了评估标准但在中国现行的体制下无法达到预设的目标。既然这样(乐施会)为何不改变策略?将项目结果当做次要目标,将培养人才当做首要目标?”二蜜蜂说,“国际NGO最大的优势是为中国本土带来新的理念和工作手法。他们国际NGO的中国化,应该发挥他的自身的长处,把项目当做手段——通过项目为本土公益行业训练领导人才,通过项目训练为本土培养行业NGO人才,这样才能有产生几何效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