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二 十一月 20th 2018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日本文化遗产保护纪行与思考——北京沙龙后记

forsale

【能源与环境】 | Energy & Environment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 张竹晴,北京报道, 2010-10-09

题记:9月12日,第15期环球协力员沙龙在北京举行。本次活动的主题是日本文化遗产保护纪行与思考,地点在南锣鼓巷的秦唐府七号院餐厅。 本次活动邀请到了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吴黎黎女士来分享她的日本之行。感谢身为JM成员的北京外国语大学张竹晴同学与我们分享以下报道。

IMG_1019

(图为沙龙的现场)

西村幸夫在《再造魅力故乡》中写道,“如何对待你所居住的城镇?希望能像对待长年的老友、年迈的骨肉亲人那样,用温柔的目光来看待它。”2010年9月12日,在南锣鼓巷胡同秦唐府七号院餐厅,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吴黎黎女士为我们娓娓道来了她在日本走访6座城镇、历时12日的社区营造之行,听众们品着吴老师的话和杯中的清茶,在短暂的一个半小时内随吴老师漫游了菊与刀的国度。

东京 Tokyo

对东京的模糊印象,应该源于日剧中干净的街道,这也是吴老师在日本的切身感受,“我的老师说过,判断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之一,就是看雨后的街道是否干净,东京的街道每下过雨后就像被雨水刷洗了一遍。”

东京是个繁华忙碌的现代化都市,而Nozawa Tetto Hiroba http://tetto.kuronowish.com/ 庭院就好似在这个城市中的梦幻岛、彼得·潘的预留地。

20071106_429182

(Nozawa Tetto Hiroba的logo)

其实Nozawa Tetto Hiroba是一个免费开放给当地居民们托管孩子的庭院,只是这个托管所里没有规整的课桌椅,没有没完没了的英文课,只有故意做破烂的泥塘和成片的绿色草丛,而孩子们在这里只有一个任务——玩耍。这家托管所反应了当下日本的教育理念之一——让孩子们远离城市、回归自然,在玩耍中顺其自然地发展他们的天性。目前,托管所的“孩子王”是一位从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在此工作的大男孩,他抱怨说,虽然托管所有一家基金会在支持,但由于它的非盈利性质,这里并没有什么收入来源,而且托管所工作十分繁忙,大男孩的人手都是他的家人和朋友,他们以志愿者的身份帮忙维持着这个孩子天堂。

print_image.php

(孩子们在快乐地活动)

Nozawa Tetto Hiroba庭院应该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梦幻岛吧,那个永远不必担心长大的地方,这里的孩子也应该个个都是彼得·潘,那个没有成长的烦恼的男孩。

京都 Kyoto

1944年,时任中国战区文物保护委员会副主任的梁思成,奉命向美军提供中国日占区需要保护的文物清单,以免盟军误炸,梁思成提供的文物图纸中,也包含了日本的古城京都和奈良,因为“建筑绝不是某一民族的,而是全人类文明的结晶,”京都由此逃过了一劫。

images (1)

(千年古都京都)

现在的京都城,是京都人自发保护的成果,这里的人们对于自己的城市有着强烈的自豪感。在过去的三到五年内,京都人一直在进行一项文物调查项目。学校的老师分组带着几名学成四处走访笔直有序的古道,向居民调查某一建筑的历史年代和现状,将调查结果做成展板后由居民共同讨论建筑物是否将被用于商业用途、是否应该空闲等具体问题,京都市政府根据这些调查和讨论结果规划社区建设,居民参与度也由此大大提高。

4stZL3vAkiiqA-0

(京都清水寺)

京都的清水寺是一个由大片庙宇组成的旅游区,但这个街区与南锣鼓巷面临着同样的一个难题——怎样在大量外来人口涌入的同时保持原住民的生活质量和本街区的原滋原味?文化旅游区推动了经济的发展,却在逐渐转变成另一个商业消费区,这个问题是城市社区营造中需要突破的一个瓶颈。

高山 Takayama

高山是建于16世纪的古朴城镇,由于这里的建筑物为早期木造房舍,高山阵屋跡严禁烟火并禁止车辆通行。

0302172

(高山充满古老风情的街道)

“协调一致”是高山建筑群的最大特征。为了不遮挡观赏山上的寺院,高山对街道旁的房屋高度有严格的限制。除此之外,所有房屋的风格、线条、窗外的窗格子甚至电表的颜色都要保持古香古色的一致设计,整个街区独特的原貌也得以保存。保持协调的过程中,日本人的集体意识充分发挥了其作用,居民们愿意表现出一个整体的形象,并不希望有任何建筑物破坏了整体风格。如果一个家庭的停车场出现了风格不符的栏杆,其他居民会提议将这家的栏杆漆成一致的颜色,由街区的每个家庭派出一个代表油漆这些栏杆中的一根。这样,油漆栏杆已然成了一件全社区共同参与的事务。

c0136507_238179

(高山的街道)

而面对中国的街区时,我们应该自问:我们要怎样区分南锣鼓巷、烟袋斜街、丽江古城?我们要怎么区分越来越多的模仿者和趋同者?

在日本高参与度的文化保护背后,是《日本文化财保护法》http://law.e-gov.go.jp/htmldata/S25/S25HO214.html (日文)这个扎实的法律基础,它囊括了包括有形文化、无形文化、民俗文化、史迹名胜天然纪念物等七方面文化财产保护的内容。法律中特别强调了“地方团体”的作用,所谓“地方团体”并不限于NGO、居委会等,它还包括社区居民组织,如转角啤酒店的老板、隔壁豆腐店的店主等组成的街道协会,政府出资资助这些团体开展文化活动。同时,日本政府认识到,文化财产的特殊性不仅限于保护,更重要的是传承与发扬。因此,日本中央和地方政府投入大量财力建立美术馆、博物馆、展览馆,举办各种活动宣传这些文化财产,绝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机会来展示文化财产的魅力。

《日本文化财保护法》中提到,文化财产属于全体日本公民,每个公民都有保护它的责任。而在中国,公民的意识还停滞于“保护文化财产是政府或财产所有人的责任”,人们已习惯于与文化财产疏离的关系。同时,《日本文化财保护法》中还指出,日本的文化财产属于全世界。

是的,每个民族的文化财产都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我们都应“用温柔的目光对待它。”

编辑:一帆

本文被GLI采用:http://www.globallinksinitiative.com/news/?p=1788

延伸阅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