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五 八月 12th 2022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环境影响行为,疫情下的路西法效应

【观点】| Insight

赞助稿酬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江南烟雨,2022-05-24

《走出汇贤居》摄影:雍和

网传本月22日上海徐汇区汇贤居大部分居民聚集到湖南街道办事处所在的五原路287号门口,站在大街上经过一夜的抗争,终于获得了不限时不限人数和次数自由出入小区的权利(20220522)。上海今日淫雨霏霏,网传汇贤居重新被封(20220524),门口还出现了了警察驻点。

也许,值得再重温下52年前的这场“斯坦福监狱实验”(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

1971年,为了验证社会环境对人的行为究竟会产生何种程度的影响,以及社会制度能以何种方式控制个体行为,主宰个体人格、价值观念和信念,美国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Philip George Zimbardo)在报纸上发布了一则广告:“寻找大学生参加监狱生活实验,酬劳是每天15美元,期限为两周”。

经过一系列心理学和医学测试,24名身心健康、情绪稳定、遵纪守法的年轻大学生入选。他们被随机分成三组:9名看守,9名犯人,6名候补。

为了让情境更加逼真,斯坦福大学一栋教学楼的地下室被改造成了监狱;看守们配发了警棍、手铐、警服、墨镜;犯人们则由真正的警察从家中将他们逮捕,之后要求犯人们换上囚衣、不许使用自己的名字,只能使用数字代号作为自己的身份、戴上手铐、要求服从监狱的管理。

很快,所有人都在这种模拟的情境或氛围中投入了自己的角色。看守开始行使自己的管理职责,他们折磨、羞辱敢于挑战自己权威的犯人,并且这种惩罚逐渐升级;而犯人们则逐渐出现了和真正监狱中首次入狱的犯人非常相似的反应,他们逐渐变得服从,逐渐认同了自己的犯人身份。

在这个实验中,几乎所有人都过度地投入到了自己在这种氛围中的角色,模拟监狱体现出了真正监狱中才会有的情形。为了防止更严重的问题发生,实验不得不在第六天终止了。

受特定情境或者氛围的影响,人的性格、思维、行为方式等会表现出不可思议的一面,而体现出人性中恶的一面的现象,被称为“路西法效应”(The Lucifer Effect)。津巴多在其著作《路西法效应:好人是如何变成恶魔》(2007年)一书中详尽描述了这次实验,后来被人们称为“斯坦福监狱实验”。

每个人都会不知不觉中被环境所影响,进而改变自己的行为。上海成为一座巨大的监狱后,已经平稳渡过了10个6天;北京也正在分片区“上海化”;还有许多悄无声息经过了、或正在、以及将要全域“静默管理”的大城市小县城;以及没有病例,无需封城却发布公告全市居民必须隔天做一次核酸才能出行的诸多地方;要求农民持春耕证穿防护服才能下地耕种的某些村子……九州上演的一幕幕荒诞剧,无异于是一场更大规模的路西法效应实验。

身在其中的,有人迫于无奈做了犯人或者逃犯、有人被迫或主动选择做了看守、还有些人坐在摄像头和数字后监控着这一切。这些不同的身份重塑着每个人的行为,每一次行为都是对认知的强化,从而进一步改变人的思维,进而再影响行为的重复和加剧。

两年前人们亲昵称呼穿着白色防护服、勇敢逆行、救死扶伤的医务工作者为“大白”。现在模糊了个体的身份、藏在白色防护服下的各种角色的人又做了什么呢?他们可能是某些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肆意加码执行所谓上面的规定;他们可能是执法者,以防疫大于一切的名义知法犯法;他们可能是官方媒体的宣传者,做着表面文章的摆拍宣传;他们也可能是朝令夕改的城市管理者……同样一身大白服,不同的行为表现改变了人们对大白的认知。曾经代表着温暖和敬意的“大白”称呼被污名化为类似“斧头帮”一样的存在。

目前,记录汇贤居事件相关视频已被404。亲历者重述的细节在虚拟世界以比特率为单位传播着。这种被“和谐”的“不和谐”的声音并非个案。

历春分过小满,上海的春季在整座城市的静默中过去了。即便被捂住了眼、被堵住了嘴,被删除了网上的“流言”,人们的记忆无法消除。印刻在亲历者和旁观者脑海中的一切会重塑他们的认知,个体心理变化会在行为上逐一显现。更深远的群体行为的变化,已经以及将会带来的社会问题也成为“封城抗疫”的次生灾害。其结果的深度、广度与持续时间也许超出我们的想象。

路西法是《圣经》中撒旦的别名。Lucifer是一个拉丁字,意思是光之使者。根据基督教的观点,路西法曾经是天堂中地位最高的天使(炽天使),在未堕落前任天使长一职。由于他过度骄傲自信,在上帝选出圣子耶稣之际,意图与神同等,带领三分之一的天使叛变,也就是有名的天使大战(War in Heaven)。最后战败被锁入天使之狱,其后亦被放逐并失去了所曾拥有的荣耀。后来,路西法在地狱重新建立了一个类似天堂的新世界,在那里成为了魔王——撒旦,而跟随路西法的堕落天使则成为恶魔(Demon)。

原本是善良的天使,在种种环境因素之下成为堕落天使,甚至所谓的“撒旦”。当一部分人成为了另一部分眼中冰冷的数字,当一部分人成为了另一部分人手中无情的工具,当环境对人潜移默化的完成塑造……一些人由善变恶。

斯坦福监狱实验经常被拿来与米尔格拉姆实验(Milgram Experiment),又称权力服从研究(Obedience to Authority Study),进行比较。该实验的目的,是为了测试受测者在遭遇权威者下达违背良心的命令时,人性所能发挥的拒绝力量/服从性到底有多少。这样的“实验”一样借着疫情的名义在各地上演着,人们都看在眼里。

黑格尔说:“人类从历史中吸取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不会吸取任何教训。”

Whatever has happened before will happen again.

Whatever has been done before will be done again.

There is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出自《圣经旧约·传道书》)

我们都在重复历史。

图片:来源网络
参考资料:

  • 路西法效应(The Lucifer Effect).https://www.psychspace.com/psych/viewnews-1218.html
  • 菲利普·津巴多:斯坦福监狱实验,人的行为是被所处的环境、所扮演的角色塑造的.https://zhuanlan.zhihu.com/p/358180144
  • http://www.PrisonExperiment.org

延伸阅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