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三 十二月 2nd 2020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2020抗疫见闻录(五)复工那些事儿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特约撰稿人 江威,荆州报道,2020.08.14

往年复工,大抵是在大年初七。多日不见的同事们互相拱手道一声新年好,前后左右地寒暄一番,抱怨春节假期太短,总要过了正月十五之后才感觉这个年真的过完了。2020年,史上最长的假期不期而至,大家反倒开始无比期盼一纸复工通知的到来。可是,今年的复工真的会像往年一样吗?“防火防盗防同事”、“干部带头下馆子”、“你的公司还在吗”这三句话相信你一定听过。

防火防盗防同事

“防火防盗防同事”这“七字真言”简明扼要、深入人心、直达灵魂深处。 对比之下,“安全生产,人人有责”、“快乐工作,健康生活”之类的标语简直弱爆了。

3月10日,美的冰箱事业部荆州工厂第一批复工人员武装到了牙齿。任何人要进入工厂,必须佩戴帽子、眼镜、口罩和手套,再配上严格的防疫检验设备和进场检测措施,这架势放在平时,还以为是哪个病毒研究所呢。工厂里人与人之间要保持五米以上的距离、进餐时座位分布排列能秒杀高考考场……不少员工笑称,拍张现场照片上传朋友圈,谎称自己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工作,估计都有人相信。

有发烧症状的员工肯定进不了厂。厂里还会一天三次致电“亲切问候”。如果有人嗓子痒,忍不住咳嗽个一两声,就会引来周围同事异样警惕的目光。车间和办公室比往常都安静了许多,甭管以前多亲密朋友,这个时候最多用眼神交流一下了。大家都小心翼翼、心照不宣地变成了契科夫小说里的“装在套子里的人”。

干部带头下馆子

三月下旬,不少地方政府印发红头文件,倡议干部职工带头消费;有的暂停了单位食堂供应,让干部职工改点外卖;有的地方党政“一把手”带头下馆子、泡书店、逛商场等诸如此类的新闻铺天盖地。一位机关干部返工后参加的第一个会议就是《XX系统干部职工疫情期间带头开展餐饮消费与企业共克时艰的倡议书》。为了助力本地餐饮企业,每天“下馆子”就成了他的工作之一。

对此网上褒贬不一,有说做秀的,也有说炒作的。不过,以我一介布衣的观察,实际效果倒是真心不错。我常去的荆州市沙市区太岳东路的苏阿姨放心早餐店四月初复工,店里生意不及平日的三成。但自从沙市区领导干部们带头来这里吃过几次后,就上了新闻。店里生意明显有了起色,很快恢复到从前。店主苏阿姨可高兴了,她说,“领导们来就像是给我们店打广告一样,同时也告诉了街坊们‘我们荆州已经安全了’!再说,他们下馆子又不是大吃大喝,一笼包子一碗面条而已。巴不得他们天天来!”

你的公司还在吗?

“复工=失业”是很多朋友2020年难以言说的痛。你看与不看,房贷就在那里、车贷就在那里。三月底四月初的朋友圈常有这样的帖子:“我第一次知道,这么大的公司竟然会扛不过这短短两个月的疫情。看来我也要加入求职大军了,早知道还不如听父母的话考个老师或公务员呢。”年终聚餐老板给你敬酒时说年后升职加薪的承诺仿佛还在耳边,春节聚会亲朋好友们聊到你工作时羡慕的神情仿佛就在眼前,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了呢?

“春节损失七八亿,员工工资每月支出超1.5亿,这么下去撑不过3个月”内蒙古西贝餐饮集团董事长贾国龙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据新闻报道,海底捞、兄弟连教育、老乡鸡这样的知名大企业都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小企业的处境就更加凄惨了。降薪、被裁员、公司倒闭屡见不鲜。有报道称,从特殊时期至今,仅美团一家就新增外卖骑手超95万。2020年饿了么新增骑手中26%来自小微创业者、21%来自技术工人、11%来自司机行业、其他(自由职业)占比为19%。这其中,有你吗?

与此同时,也有很多人打工不成,被迫创业。

借别人的货,赚自己的钱

伴随着疫情防控向好形势而来的似乎是各行各业的哀鸿遍野。业绩下滑算好的,说明还有业绩。那些完全看不到希望的小企业和门店则纷纷选择关门大吉。

小董打工的卤菜店关门了。他的老板也很慷慨地给足了遣散费。当他到其它卤菜店求职时,发现生意都不好做,求职四处碰壁。人被逼到这份上,也会激发出潜能。他想到店是死的,都在等顾客上门,我为什么不能成改变下,给他们跑腿?

说干就干。他找卤菜店进货,运到电竞网吧和电竞宾馆售卖。一家网吧一天能卖30个鸭腿,挣60元,分给网吧老板20元,自己还剩40元,跑10家网吧就是400元。一开始小董从卤菜店拿货要用现款,后来这些卤菜店的老板们干脆让他卖完货再付钱。

变零售为批发,给卤菜店做“增量”的思路让曾经的“小董”摇身一变,成了大家口中的“董总”。他现在每天给四十多家网吧供货,品类也扩展到包子、馒头、烧麦等十多项品种——它们都来自卤菜店的左邻右舍。

借别人的店,赚自己的钱

本地朋友都知道,像公安牛肉馆这样的人气餐馆一般不做早餐。刚失业的厨师老雷抓住了这个空档。他找到一家公安牛肉馆的老板,租下每天早上五点到上午十点的店面使用权,专做早餐。然后,老雷从周边没有固定摊位到处“打游击”的早点摊贩里挑选了一些店主,让他们这个时段到店内和店门口卖早餐。同时,他还联系了较大的豆浆店、包子铺、面包坊给自己的早餐店供货。这样,一家品种丰富、价格亲民、能够满足绝大多街坊邻里需求的早餐店横空出世。加上餐馆面积大、座位多、好停车,老雷的早餐店很快就街知巷闻了。

餐馆的老板一看,好家伙!这五个小时的收入都快赶上我做中、晚餐从中午十一点熬到晚上十一点的营业额了。如果当初自己这么做的话就好了,可惜签了合约……此时老雷又主动找到他,商量以分成的方式代替租金。这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一番讨价还价,老雷又拿到晚上十一点之后的使用权。干嘛用?当然是做宵夜啦!跟早餐一样的分成模式。

老雷开店,不仅没租金,连水电费、人工费和材料费都不用自己出。而且,合作的各方都还觉得自己赚了。可谓合作多赢、皆大欢喜。想一想,社会上有很多资源都被闲置着,比如,网吧的空位置、酒店的空房间、店里员工的时间……把这些闲置的资源利用起来,摸索出一条能够实现盈利的路子,赚钱真的不难。

现在,老雷已经培养出两个店长共同打理生意,他自己则寻觅到另外一家餐馆以同样的方式合作。

借别人的势,赚自己的钱

大伟曾经在多个保险公司担任业务员,为生机又兼职当代驾、开货车。疫情一来,大伟全职和兼职工作都没了,被迫创业。他先是做电商,开了家不进货的网店。简单说,就是在甲平台找价格比乙平台上价格低的商品,然后复制到他在乙平台上的店铺。有人在他网店下单,他就去甲平台“进货”,只是,收货地址是买家的。零库存,不用进货、不用打包、不用发货。一来二去,大伟有了灵感。曾经的工作经历让他联想到保险公司和酒店之间的商机。

他首先找到一些环境不错但生意不大好的酒店,提出帮助酒店拓展客户,条件是免费使用酒店会议场地,但承诺带来一定数量的住宿和餐饮业务。达成初步意向后,他再代表酒店和保险公司协商,提出按照住宿人数提供免费的会议室,比如,30人的住宿,酒店可免费提供容纳50人的会议室,50人的住宿可免费提供容纳100人的会议室。

保险公司经常租赁会议室和培训场地,需要低价、高质的酒店,而酒店方需要长期、稳定的客源。就这样,大伟顺利促成了酒店和保险公司的合作。

免费搭建好这个合作平台后,他与酒店签订了蔬菜和肉类的供应协议,与保险公司签订了会务服务相关用品供应的协议。同时,还得到了在两方场地内布放自动售货机的许可。他还找来了合作伙伴供应酒店蔬菜和肉类,供应保险公司的会务用品。采用“平台模式”,不用自己掏腰包出钱送货,还为大伟带来源源不断的“睡后收入”。

我想,如果没有这场疫情,可能小董们还仍在卤菜店打工,老雷们还仍在餐馆里掌勺,大伟们也仍然开着小货车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穿梭。

时势造英雄。为了活着,平凡人也是各自生活中的英雄。

作者:江威。混迹央企23年,资深技术宅,国务院国资委“中央企业技术能手”荣誉称号获得者,D级专家。懂互联网技术,却不懂互联网,一直想要补齐这个短板,就从JM开始吧!

编辑:Wind

(诸离心对本文亦有贡献)

延伸阅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