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天 八月 9th 2020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2020抗疫见闻录(一)千里寄单车

forsale

【城市】| City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晨风,上海报道,2020.03.18

18个小时,3个人,在武汉封城封小区的情况下,能买到自行车给一线医护上下班代步并送达么?答案是:可以。

“办成功一件好事,开心!”周平说。

自从武汉疫情爆发后,上海退休人员周平就一直琢磨着能为武汉做点啥。当熟识的一位护士朋友刘雯随上海援鄂医疗队奔赴武汉后,他终于逮到了这个机会。

平时网购个东西就是点击几下鼠标的事儿。可二月中下旬的情况特殊,国内运力紧张。当时全球各类捐赠物质还在不断涌向湖北武汉,有限的仓储物流继续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且不说网购的自行车能不能运进武汉城,即便进了武汉,分拣中心多久能送到目的地也是难说。话说笔者一月底托人在美帝买的口罩寄到武汉后,那可是趴在某分拣中心长达一个月才轮到配送资格。所以说,这打怪升级的第一关就是“找货”——要找到合适的货源。

1+1

2月26日傍晚6点,周平微信舒羽。

“听说(医生护士们)上班去有班车,但半夜下班要走半小时才能到住地。(如刘雯会骑车)想送她一辆可折叠自行车。但不知如何送过去?”

舒羽是周平好几年前参加“慈善光明行”公益活动时认识的上海的队友。她正好在参与援助武汉的行动,对武汉此时情况有一定了解。

“现在运输很困难的。直接武汉买不就好了。或者联系某某共享单车?”

“上班有班车,(折叠自行车)可带上班车。共享车不干净。”

“那我问问武汉的志愿者团队,看看能否帮助买。”

“要买女孩子用的折叠小车。武汉店开张吗?”

这的确是个问题。武汉封城后,除了药店和超市,几乎所有商铺关门闭户大门紧锁。到哪儿找卖自行车的呢?

舒羽想了想,一边编辑简短的“求助贴”后“复制粘贴”到微信各群里碰运气,一边私信咨询各地的JM小伙伴,一边给周平出谋划策。

“您也可以网上先找一下武汉卖自行车的店。然后和店主了解清楚市内目前物流情况,如果市内物流有问题,我再找人配送。而且,应该不会是她一个人遇到这个问题吧?是不是一批医生都是需要自行车啊?如果是,且集中下班的,看看我们是不是找当地弄个接驳车。具体医护人员人数,住地地址,班车地址,可以了解下,我找找武汉资源看看。如果只是个别情况,那么就只有一对一解决了。”

“先试帮解决一个吧。”

“问一下仓库在哪里,我们找人去取。也可以查一下,武汉哪里的实体店有卖这个折叠自行车的。如果有具体地址,也可以发动武汉志愿者帮助买的。现在武汉封闭管理小区,大家出门也不方便的。只有一些志愿者好像是可以出来送货什么的。”

JM小伙伴Rachel同时“献计”——在二手物品网站上找找武汉同城的货源。周平一想,这个好主意好!不一会儿,他果然在某二手物品交易网站上找到了要买的折叠车。可再一细打听,卖家在徐东地区,货物距离护士所在的光谷地区医院约20公里。放在平时,不堵车的情况下,这20公里不过是半小时的车程或一小时地铁的事儿。可此时的武汉堪比战时,物流就是这座城市的生命线。地铁停运,车辆限行,只有持临时通行证的车辆能上路。一线医疗物资和各类补给、封闭在小区的居民的生活物资等都指望着这点运力资源了。再加上各小区严控人员出入,即便卖家做好防护后被允许出了小区大门,也无法送货上门。这可怎么办呢?

2+1

收到周平反馈二手车货源信息,舒羽继续进入“复制粘贴”模式,通过微信群寻找志愿者,希望有人能在给医院送货时顺道取车送货。

华中科技大校友群里的朱庆春正好看到了这个信息。当时,他正自个儿给自个儿找事做,整理群里他认为有用的医疗物资货源信息,以方便各路寻货的捐赠方。他告诉舒羽,自己正好住在这家光谷医院附近。巧的是,他认识医院对面一家自行车行的张老板。而这张老板也正好住在附近的小区。

不用舍近求远了!“徐东二手单车”直接降为“备胎”。

俗话说:“三个臭皮匠抵个诸葛亮”。晚间7点半, “臭皮匠”们建了个微信群,自行车行老板张用川被朱庆春拉进群里。三下五除二,周平在群里挑好了车、讲好了价、付好了款。此时距离他冒出“做点事”的小想法只过去1个半小时。要知道,彼时在武汉,即便买个寻常物件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就这样,打怪升级直接跳到第三关——出小区。

“本地通”的朱庆春立马开启求助雷达。 “社区和小区物业一听说是给援鄂的护士捐赠东西,都非常帮忙”,他说。一切都超乎寻常的顺利。

图1:安排取车送车路径(2020.2.26

2月27日下午12:47分,第一台单车顺利交付。张老板送了一把车锁,还细心的录制了折叠车的操作视频给刘护士。

图2:首台单车上岗(2020.2.27)

“三个臭皮匠”不禁对过去的18个小时做了一番总结。除了“自夸”了一番执行力之外,也希望这台小小的单车能带去隔离在家的我们对奋战在前线的医护人员的感激之情。

图3:行动总结(2020.2.27

时隔两日,有着美好在线购物体验的周平又从张老板那儿采购了两台自行车赠送给同一医疗队的护士们。可见服务好是加分项。良好的购物体验的确能提升复购率啊。张老板算的上是疫情中最早复工的武汉店家之一了吧!

图4:“后补队员”上岗(2020.3.1)

1+1+1+……+n

基于共同的目的,充分信任素不相识的人,达成助人的小目标。这样的美好体验也是携手打怪的小伙伴们获得的最好的回报。

武汉疫情期间,和他们仨一样想做点事、不想置身事外、自动自发的参与志愿者工作的人 遍布各地成千上万。他们中有的被主流媒体当作典型报道过,有的被自媒体记录过片段,更多的则被淹没在时光的尘埃中,似乎不值一书。

一位武汉医生说,非常感谢他们雪中送炭送来这些口罩和防护服,很多人我连名字都不知道。

一位武汉爱心司机说,我们不需要被其他人记住,这些医生今后会感谢我们的。

一位项目执行者说,募集到的这些钱,我们得花好了才好交代。

一位捐款人说,做一点事情,自己心安。

一位武汉社区志愿者说,医院床位太紧张,没能帮到她。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双亲相继离开。

……

如今,援鄂的上海医疗队早已安全归沪。上海人周平赠送的这三台自行车继续留在在武汉“服役”。它们同数以吨计的从全球各地捐给湖北的那些物资一样,都是人类同心抗疫的一个缩影,一个见证。

编辑:Wind

延伸阅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