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二 七月 23rd 2019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毕天奇:社会企业是商业社会的未来(一)

forsale

【观点】| Insight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 Jas,上海报道, 2011-12-22

一年一度的ECSEL拉开了序幕。这次它有了一个中文名——“易社”。今年他们将候选人称为“学者”——学习者,并开始尝试签约导师制(mentorship)。2012年将是它们进入中国的第三年。

激励中国社会创业领导者(ECSEL)是Schoenfeld(舍恩菲尔德)旗下的一个项目。从2011年开始,他们已不再局限于大学生群体,而是面向更广泛的中国社会企业创业群体进行扶持。此定位转变的背后是Schoenfeld(舍恩菲尔德)基金会对社会企业内涵的认识。

Schoenfeld(舍恩菲尔德)基金会副主任Eli Bildner(毕天奇)目前负责牵头易社项目。他认为,社会企业必须是可持续的。它不仅是一种商业模式,未来所有企业都会成为社会企业。CSR只是传统企业向社会企业转型的第一步,所有好的企业都应该是社会企业。但当下Schoenfeld(舍恩菲尔德)依旧没有一个明晰的关于社会企业的判定标准。

不能光想不干

JM我们注意到ECSEL2010年的招募资料上写明只针对高校在读学生和MBA群体,2011年开始招募不再限定为大学生群体。为什么有这样的改变?

毕天奇:之前将目标群体定位在高校的学生群体,但后来发现他们的项目的可行性和成果转化比例不高。现在的目标学者需要有一定的工作经验。他们的项目应该基本成型,正在推广项目和寻找客户。

JM:你们不鼓励大学生“公益创业”?

毕天奇:大学生比较年轻,做一个比较好的项目容易受到社会的关注。高校配给学生的资源越来越多,他们比较容易成功。即便失败,他们也比较安全,还可以继续读书,也积累了经验。但从另一个方面看,大学生创业也不容易。目前很多学生有“瘫痪”的感觉。一切都是父母给他们安排的,他们不知道如何起步,也没有方向感。

JM:在你们看来,青年教育的核心是什么?

毕天奇:我们希望鼓励青年做一点事情。最优秀的青年有的时候最喜欢回避风险。他们受最好的教育,一帆风顺走到现在。怎样鼓励他们敢想敢做,去做风险比较大的事,是不容易的。我们今年在中国施行签约导师制(Mentorship)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签约导师承诺一年里专注辅导某家社会企业。这些导师本身就有自己的成功案例,是青年的榜样,能做精神和经验上的指引。

可能你会失败,那么你第二次出发会准备的更好,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不管结果怎样,最重要的是他们有没有开始做,有没有起步。你可以每天都聊很多想法,没有行动没有价值。不能光想不干。

JM:签约导师是什么样的背景?在上海有那些?基金会是否给予酬劳?

毕天奇:主要是有成功的社会企业创业背景或者社会创投背景的人。比如乔婉珊(Shokay联合创始人)、丁立(NPI副主任)等。我们和这些导师签署合同,基金会一年付给他们2.5万元的导师津贴。

(未完待续)

编辑:Mary


延伸阅读:

  • 毕天奇(Eli Bildner

现为Schoenfeld(舍恩菲尔德)基金会基金会副主任,负责基金会在亚洲ECSEL项目。2011年2月加入Schoenfeld(舍恩菲尔德)基金会基金会,毕业于耶鲁大学历史专业。在耶鲁读书期间,Eli管理着Elmseed Enterprise 基金会,该基金会向康涅狄格州的企业家提供小额信贷和商业培训,因此,他于2010年被授予Elm-Ivy奖以鼓励他对耶鲁-纽黑文关系的发展做出的贡献。

  • 激励中国社会创业领导者(ECSEL

ECSEL致力于认可和支持中国年轻的企业家使用创新盈利的方式来解决社会和环境问题。每年,ECSEL从人数众多的申请者(2010年申请者人数超过了 1500人)中选出30名杰出的企业家,并为他们提供在美国的集中培训。此行后,ECSEL可以使这些成员与导师,同伴以及其他资源相联系,来帮助他们发展壮大生意。(www.ecselfellows.org

  • Schoenfeld(舍恩菲尔德)基金会

基金会的创立本着这样的信念,它将应用私营企业的经营手段和方式来解决世界上最紧迫的社会和环境问题。本基金会通过投资和慈善赠予的方式来支持其它盈利和非盈利组织的发展,除此之外也已经发展了几个基金会内的项目。目前,Schoenfeld(舍恩菲尔德)基金会在中国内地,香港和美国的项目在积极开展中。(http://schoenfeldfoundation.org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