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二 十一月 19th 2019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可持续的现在才是可预见的未来(二)

forsale

【企业社会责任与可持续发展】| CSR & Sustainability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沈庞, 上海报道 2011-06-10

“不是因为有人做错了事情,而是做了貌似成功的事情,给我们一种假象:不这么做就不能成功”,Cyrille Jegu说。他担心的问题是,有人利用经济公式和数据,将经济矩阵作为单一的衡量成功的标准。这些标准无法衡量健康,无法衡量幸福。GDP的计算中隐藏了巨大的毁坏和重建费用,没有包括许多许多的成本代价。而这些本应该被纳入计算。

“英国的新经济基金会做了一份‘快乐星球指数(Happy Planet Index)’,其中罗列了200多个国家的幸福指数。排名靠前的那些国家,都不是我们认为的发达国家。”Cyrille Jegu说,“所以说,我们要认识到发展的假象。”

系统性错误,认识发展假象

JM:您提到“企业利润来源于它创造的社会价值时才是可持续的商业模式”,那如何衡量企业创造的社会价值才正确?

Cyrille Jegu并非所有的商品都创造社会价值。所谓价值是指产出(效益)减消耗(成本)后的剩余部分。如果消耗的社会资源大于对社会贡献的产出,那么企业并没有创造价值。我说的“成本”更加广义。比如香烟,除了制造成本,更应考虑它对环境和社会造成的影响:吸烟致癌导致医疗成本上升、劳动力丧失,受烟熏有人不适,种植烟草占用许多土地资源。综合来看,它并没有产生价值,反而给社会增加了负担。但通过利益内部化和成本外部化,企业独立于社会来看它产生了利润。不幸的是,社会上有许多类似香烟的产品。

JM:如何发现真正的企业成本和价值创造呢?

Cyrille Jegu如果仅是从私利出发,为了赚更多钱而耗尽一切资源,那么我们真的没必要烦恼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也许这很理想主义。但现行的系统并不是这样。现行会计科目下的成本项目并不是企业的全部的成本,只是成本的一部分。这样的架构鼓励成本外部化。虽然有人现在已经意识到这样核算企业成本并不正确,但没人在学校学习时里就认识到此点。

我想,如果人类要延续下去,那么可持续不是一个选项,而是必然!如果人类必将灭亡,或者说人生苦短,那么也就不用担心什么了。正因为我们认为健康和文明值得延续,人们应该追求更好的生活,为身边的他人创造价值,所以必须改变现实。

JM:有的小企业认为它不如大企业那般实力雄厚,先解决生存问题再去考虑企业社会责任比较实际。您怎么看?

Cyrille Jegu这种认识不对。正如我前面提到的,是“非此即彼”的思维方式。小企业有小企业的优势。小公司可能没有太多钱做CSR项目。但正因为小,他们更灵活,更能激发创造力快速适应市场,有更多的空间来践行可持续商业模式。

有一种方式是大公司资助小公司进行可持续商业模式的创新。对大公司而言,这也是一个CSR项目。中国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CBCSD)就发展有此类的项目,被称作“一个好汉帮三个”——一家大公司资助三家CSR领域的小公司,这三家小公司再资助三家更小的公司。如此,一个CSR项目就资助了12家公司。这种合作的优势很明显,大公司既处于公众的监督之下,同时也能帮小公司获得更好的改进。

现实主义者为了赚钱改变他们的方式和做法,并非因为所谓的生存问题。同样是生存,另一些企业却不会这么做。说“没有钱”仅仅是因为他们只看到了资金成本(启动成本)。如果我们能够看到最终的成本(包括之后的维护以及消耗本身),可持续商业模式最终是节省资金的。

现实主义者会认为只有大公司可以做此类事情,他们有钱有势,这是现实。但他们错了,因为现实错了。

JM:您能否举一些现实中可行的例子呢?

Cyrille Jegu例如我们所座谈的这间咖啡厅。外面很亮,为何里面还要开灯呢?有种叫fiber glass的技术可以用光纤灯把外部的光线导入进来。再比如中国的远大集团,他们做节能环保空调起家,技术非常领先。如今他们建造了许多有效利用能源的房屋。这些房屋节能环保,冬暖夏凉,比其他建造公司建的快。他们不出售这些建筑,希望这些建筑能够长久存在。但许多建筑公司只是希望资金快速回笼,只要房子卖出去了,之后房屋的使用成本和他们无关。“责任”在建筑行业里被普遍忽视。因为建造它们的人,通常都不是最终使用它们的人。

据世界健康卫生组织(WHO)公布的数据,由于空气污染,每30秒内出生的婴儿中就有畸形,但我 们没有任何行动。事情大多如此。明明可以做更好的改善,但我们很少去改变。因为我们并不相信常识;我们明明知道环境被人为污染,已经对人类的健康造成极大伤害,但我们大多不去正视,不去为此做任何努力改变。

“H.L.门肯(Henry Louis Mencken)曾说,人类的天性,是会去拒绝那些令我们不愉快的真相,而拥抱那些令我们欣慰的假象”,Cyrill Jegu说,“我们总在抱怨,却不去改变。有时候,我们应该停下来看看,社会发展至今的成功是否让人们过的更加健康、更开心、更富足、更满意了?如果回答 是否定的。也许,我们在后退而不是发展。”

(未完待续)

编辑:Jas

摄影:沈庞

延伸阅读

  • H.L.门肯(Henry Louis Mencken,1880-1956)

美国作家、编辑、批评家、语言学家。《美国信使》杂志创办人,《时髦圈子》杂志主编,对美国社会和文学颇多批评,被视为20世纪前半期美国最有影响的批评家和作家之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