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二 七月 23rd 2019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可持续的现在才是可预见的未来(一)

forsale

【企业社会责任与可持续发展】| CSR & Sustainability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沈庞, 上海报道 2011-06-05

全球范围内对于可持续发展的追求、探索和实践正快速改变着当今世界的竞争格局,企业所面临的机遇及威胁同样也在发生着变化。然而,根据一项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超过70%的企业仍未建立一个清晰的可持续商业模式。2011年3月31日,益延中国(Sustainability China)主办了首届“可持续商业模式”研讨会。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以下简称“JM”)有幸采访到主讲人Cyrille Jegu教授和主办方负责人Jean Chen女士。

企业社会责任(Corportate Social Resposibility,简称CSR)与其自身持续发展的关系如何?企业追求利益与其自身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矛盾吗?需要区别看待大企业与小企业的社会责任吗?发达国家中的企业与发展中国家的所承担的社会企业责任有区别吗?面对JM的提问,两位妙语连珠,精彩观点纷呈,整个咖啡馆都闪亮起来。

鱼与熊掌,兼得之

JM:您怎么看CSR和可持续发展的关系?

Cyrille Jegu:CSR可以视作整个社会责任和企业可持续发展的一部分,但能发挥的社会影响有限。两者的区别在于:CSR可以是公司的一个职能部门,但可持续发展问题却需要上升到企业战略层面去探索;CSR只是试图纠正我们犯下的过错,“可持续”却是运用商业模式或者改变商业模式本身有利于社会;企业设计一些公共关系和慈善事业类的项目,并不能转化为公司本身的商业模式,所以,CSR考虑的是如何使CSR预算效益最大化,而可持续发展则是考虑如何经营公司以实现更多有利整个社会的价值。

JM:不少企业将CSR作为公关手段,本质上也是为利益最大化服务的。那么企业如何平衡CSR与利益之间的关系呢?
Cyrille Jegu:这个问题本身就有误区!许多公司对CSR的看法是“要么挣钱,要么做好事”。如此思路下就必须考虑两者间的平衡和妥协。但以可持续发展的眼光看,企业挣钱和履行社会责任不是非此即彼的事。“鱼和熊掌可兼得”。
如果不赚钱,企业自然无法生存。但赚钱只是生存手段,但非我们经营企业的目标。传统商业模式看重利润,在我看来那仅仅只是赚钱,和挣钱有着本质区别。
如果你付出劳动对社会做出贡献,创造了价值,那么你是在挣钱。而如果并没有为社会创造价值,就只是一种投机行为,是“赚钱”。这里说的“价值”把社会当作一个整体而言的。CSR对企业而言是一笔花费,它可以提升了企业的美誉度和员工的热情。但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能达到同样的效果,而且还能节省开支。

JM:企业如何才能既挣钱又能做好事呢?
Cyrille Jegu:我想向你介绍两个可持续商业模式的案例。一个是Interface公司的“零计划”。他们的商业模式追求无废料,不给地球带给任何负担,是所谓的“零污染”。因“零计划”的施行,Interface公司在十五年间节省了4亿美元的开支。
另一个案例是关于Nike公司的。Nike公司重新设计了运动鞋产品,使它们符合可回收利用的标准。这些运动鞋投入市场后非常受消费者欢迎。因为废旧鞋料都可回收再利用,做塑胶跑道材料。Nike公司此举不仅方便了回收处理、节省了成本,还保护了环境。
从这两个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可持续发展企业的经营目的是有利社会,挣钱只是一种手段。对他们而言并不需要妥协什么。施行可持续发展战略的企业都会节省成本,提高生产率,为可社会的持续发展设计的更健康的产品也更容易被市场接受。在传统的商业模式中,赚钱是目的,做生意是手段。坚持传统商业模式则会陷入被苛责的尴尬。两者的区别就在于目的和手段。

Cyrill Jegu教授认为我们现行的经济架构所依赖的基础并非正确。现存的金融系统本身就是问题所在。他倡导学习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也就是学习如何利用经济机制来为社会做贡献,而不仅仅是从社会拿走资源。

来参加首届“可持续商业模式”的研讨会的企业不少。他非常高兴看到有人怀着开放的心态认识到问题所在。这比起那些表示无能为力的人要好许多。尽管试图对抗和改变一个错误的系统是需要勇气的。

(未完待续)

编辑:Jas

摄影:沈庞

延伸阅读

  • Cyrille Jegu

英国透明网络、社会投资回报网络、剑桥可持续性网络和节能信托基金大使的积极成员,中国国际节能环保协会的专家顾问。拥有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工商管理硕士 学位,在英国剑桥大学完成了关于可持续商业的研究生学习,在瑞典布京理工学院完成了关于战略可持续发展和可持续工程的学习。

过去十五年中,他在欧洲和亚太地区生活工作,在苏伊士集团的多个欧洲地区办公室担任了多个职位,并是独立管理咨询师。现在,他主要使用自然的一步(TNS)的框架在亚洲、欧洲和中东为商业、社群、非营利组织和政府提供战略可持续性领域培训和咨询服务。同时,他也担任中欧工商管理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和东伦敦大学等高校的访问讲师。

(资料来源:Cyrille Jegu提供英文版本,袁嘉祺翻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