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t Effect, Joint Power
星期三 十月 18th 2017

Interesting Sites

Insider

Archives

藏族青年娘吉加的理想到现实(二)

【专栏】| Conlumists >微公益 | MicroCharity

独立媒体人(Jointing.Media)一白,上海报道  2010-07-09  

查看英文译文

梦想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自此,娘吉加做项目一发不可收拾。他复制了三个项目到相邻村落,改善了当地生活条件。每做完一个项目,他总发现其他许多地方都需要类似的项目。前后5年,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娘吉加共计做了30个项目,项目总金额逾200万元人民币。


JM:你们是如何来了解当地的需求的呢?
娘吉加:
因为我是当地人,很容易(和当地人)沟通交流。如果我们想了解情况往往都会住到当地人家里去,用参与的方式了解他们面临的困难。比如,2009年毕业之后,我们为做一个项目对当地15个村子挨个进行了调查。通过采访、实地观察,详细记录了当地的实际状况。为了深入了解,我们当时在那儿待了大概一个月左右,做了11页的调查问卷。回来后我们做了分析,以确定哪个村最需要哪个项目,以及这些项目的具体执行方案。

JM:你做了那么多的项目,个个都成了吗?有过失败的项目经历没?
娘吉加:
有。2007年我们做过一个门诊项目,投入8万块,花费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因为我们本地的药价很高,原本设计的是半价药品,但这个理想的状况没有实现。这个项目只能算是成功了一半。

JM:怎么会想着做门诊项目呢?
娘吉加:
村里的“赤脚大夫”只有很基本的医学知识和治头痛感冒之类的药物。当地人要是得了稍微重一点的病,都得骑马三个多小时去八公里外的乡上买药,有时甚至得去八十多公里外的县上买。当时正好有个红十字会项目,我们跟村长和村书记商量一起来做这个门诊项目。他们同意了。这个项目总共用了七万多块钱,其中三万多用于修建医疗室,四万多用于购买药品和医疗器械上。

JM:有没有反思过失败的原因?
娘吉加:
有的。通过这个项目学到很多经验。当时药价并没有我们设想的低,后来发现门诊的管理上也出了很多问题。于是我们改变了运作模式,自己找大夫,采取透明化管理,好让村里人可以真正享受到半价药品。但这好像让村上的领导不太高兴,而且也出现了许多流言非议。有时候在准备一些项目时,虽然村民都很支持我,但有些人有其他的一些想法并加以反对,无可奈何只得放弃。

JM:通过此项目你学到了什么?
娘吉加:
更聪明的做公益。今后做事情一开始就要把合同安排好,后面就是执行,一切按合同来办。比如在做一个德国大使馆资助的饮水项目时,我们一开始就去和政府沟通,汇报项目的情况,获得(政府)批准后,再清清楚楚地跟项目受益方签下合同。手续都备好了,就可以安心做项目了。

JM:后来为什么想到要成立友谊慈善会这个组织呢?
娘吉加:以个人的名义做一些事情被信任的程度比较低,加上我又是学生身份。以个人的名义联系基金会和NGO也不是很正规。资金都是按照项目一次性发放的,没有持续性。所以一定要成立个组织,并以组织的身份的做事情。
2009年3月份办公室成立后,我第一次到上海去参加一个论坛。第一次坐飞机心里很紧张。到上海后参加了很多的会议和论坛,结识了很多朋友,得到很多丰富的信息,对自己很有帮助。我当时就感觉,上海和西宁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有很多地方西宁应该向上海学习。

JM:你哪里有这么多业余时间做这么多事情呢?
娘吉加:
上学的时候,我主要是利用周末和假期来做这些事情。自己也没有什么钱。有个内地的朋友每年都会来我们这边待一段时间,我跟他有过很多交流。通过他,我了解了很多NGO方面的信息,对我帮助很大。2008年毕业后,我就想着成立个组织,当时找了很多非盈利机构注册方面的资料,到民政部等国家机关的网站上了解相关信息,认真学习研究。通过各方努力,终于在2008年10月正式注册成立了友谊慈善会,顿时觉得一生有做不完的事情。其实那期间我还兼顾着专升本的学习,为了生计在一家当地NGO工作过。FCA现在的这个网站也是当时边学边做的。最开始没有一点(网站的)知识,但是特别喜欢做,就边学边做,晚上一般不睡觉。这个网站花了6个月的时间完成。当时组织虽然是成立了,但没有自己的办公室。碰巧,我了解到华桥基金会在寻找西宁办事处负责人。当时就和他们商讨了可否让FCA共同使用这个办公室。后来他们同意了。在这之前,我在青海师大还有个工作,周一到周五的中午工作,主要做行政管理。

JM:友谊慈善会现在情况如何?
娘吉加:
全职人员目前就我和安见才仁两人。很多事情一两个人没法完成,志愿者和朋友们的参与对我们帮助很大。自己在推动别人的同时,也被别人推动着前进。

JM:你个人的收入情况怎样?
娘吉加:
没辞职之前,我的月收入是1000元,刚够基本的生活开销。从2009年3月辞职后一直没有收入,2010年2月份开始有收入。目前,办公室是和华桥基金会共用的,基本没有太多的开销。FCA得到了2年的运营经费,我想这是坚持的力量。Take risk with big dream。

JM:那么,你的梦想是什么?
娘吉加:
将FCA一直做下去,基于当地人的需求做项目。

(未完待续)

特约编辑:Mary Deng

本文已被Mr. Jin购买

延伸阅读:

♦ 藏族青年娘吉加的理想到现实(一)善的种子

♦ 藏族青年娘吉加的理想到现实(三)公益的本土化和可持续

++++++++++++++++++++++++++++++++++++++++++++++++++

本文部分稿酬捐助去向:

CFA西部教育项目(点击可查看捐赠凭证)

Leave a Reply